严世蕃(嘉靖朝首辅严嵩之子)

严世蕃

严世蕃(1513年4月27日~1565年4月24日),汉族,字德球,号东楼,小名庆儿,江西袁州府分宜(今江西省分宜县)人,明代嘉靖朝首辅严嵩之子。

严世蕃未经科举步入仕途,以严嵩的名势,先入国子监读书后为官,历官尚宝司少卿、太常寺卿、工部右侍郎,官至工部左侍郎。

据说,严嵩眉目疏疏,声洪而尖,符合民间百姓心目中刻画的奸臣形象。而严世蕃的相貌与其父并不相像,严世蕃奸猾机辩,通晓时务,熟悉国典,而且还颇会揣摩别人的心意,是而被称为嘉靖朝第一鬼才。

本 名:严世蕃
别 名:严庆儿、小丞相、小阁老
字 号:字德球,号东楼
所处时代:明朝
民族族群:汉族
出生地:江西袁州府(今江西宜春)
出生日期:1513年4月27日
逝世日期:1565年4月24日
籍 贯:江西分宜
官 职:工部左侍郎

人物生平

接管政务

明武宗正德八年(1513年)三月二十三日,严世蕃生于江西袁州府(今江西宜春)。

明世宗嘉靖十年(1531年)以父荫,入国子监读书,授左军都督府都事、后军都督府经历,后为京师顺天府治中,二十二年(1543年),升任尚宝司少卿,二十四年(1545年),升任太常寺少卿,仍掌尚宝司事。

嘉靖二十七年(1548年),严嵩再任首辅时,已经年近七旬,年迈体衰,精神倦怠,加之需日夜随侍皇帝左右,已无足够精力处理政务。如有政事需要裁决,多依靠其子严世蕃,总言“待我与东楼小儿计议后再定”,甚至私下让世蕃直接入值,代其票拟。票拟就是内阁在接到奏章后作出批答,再由皇帝审定,是阁臣权力的重要体现。世蕃的票拟多能迎合世宗的心意,因此多次得到世宗的嘉奖。

嘉靖二十九年(1550年),严世蕃升太常寺卿,十月始“上悯嵩老,令子世蕃随任侍亲”。严嵩索性就将政务都交给其子,世蕃一时“权倾天下”。次年,升工部右侍郎,三十三年(1554年),又升工部左侍郎,八月,世宗诏加严世蕃工部尚书衔,严嵩上疏辞免。

富可敌国

当时严氏父子把持着朝中官吏的任选、升迁。官无大小,皆有定价,不看官员的口碑、能力,一切都以官员的贿金为准。严世蕃利用各种手段大肆搜刮,家财富可敌国。据说,严世蕃与妻子要将金银埋藏到地窖里,想起这都是仰仗他父亲得来的,于是就请严嵩来观赏,严嵩一见,数量之巨出乎想象,顿时目瞪口呆,隐约感到大祸将至。

因罪被斩

一次,严嵩的义子赵文华从江南回来,送给严世蕃的见面礼就是一顶价值连城的金丝帐,还给严世蕃的二十七个姬妾每人一个珠宝髻。就这些礼物,严世蕃还嫌太少,心里非常不满,可见他的贪婪到了何种程度。世宗的第三子裕王朱载坖,按例应被立为太子,但世宗对他不是很亲近。因此,严氏父子对他也很冷淡。就连照例每年该给裕王府的岁赐,户部都因为没有严氏父子的命令而一连三年都没给发放。最后,这位未来的皇帝凑了一千五百两银子送给严世蕃,严世蕃欣然接受,才让户部补发了岁赐。严世蕃每每向人夸耀:“天子的儿子尚且要送给我银子,谁敢不给我送银子?”严世蕃的胆子真是大到了极点。

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严嵩失势,严世蕃被判流放广东雷州,不料严世蕃途中擅自返回故里,并大肆扩建府邸,四十三年(1564年),御史林润弹劾严世蕃通倭寇、图谋不轨,明世宗大怒,将严世蕃逮捕下狱。次年案结,嘉靖四十四年(1565年)三月二十四日,严世蕃与党羽罗龙文一同被处斩,刑前两人抱头大哭,得年五十三。次年四月,严嵩亦死于墓舍,死后无人问吊。

相关事件报

陷害谏臣

严氏父子因其贪赃枉法早就被正直之士所痛恨,不断有人站出来弹劾他们。但是,因为明世宗的偏听偏信、严嵩的奸猾狡诈,这些弹劾不但都没有奏效,那些上章弹劾他们父子的人反而往往备受打击,丢官不说,有的还搭上了身家性命。

沈鍊,曾作锦衣卫经历。嘉靖三十一年(1552年),上疏弹劾严嵩“贪婪愚鄙”,历数其“受将帅之贿,边防弛备”、“受诸王馈赠,干预宗室事务”、“揽御史之权,败坏政纪”、“嫉贤妒能”等罪状。世宗不但未将严嵩治罪,还认为这是沈鍊诋毁大臣,下诏将沈鍊廷杖、谪官。严氏父子并不罢休,几年后,指使党羽寻机陷害,沈鍊被斩,他的三个儿子,两个被打死,一个被发配到边疆。

被誉为明代第一直谏之臣的杨继盛也是因弹劾严嵩而获罪。嘉靖三十二年(1553年),时任兵部员外郎的杨继盛上《请诛贼臣疏》,揭露严嵩祸国殃民的真实面目。在奏章的最后,杨继盛恳求皇帝“听臣之言,察嵩之奸”。疏中所奏严嵩的罪状,严嵩无法抵赖,但严嵩毕竟老谋深算,他抓住杨继盛疏中“或问二王(裕王、景王),令其面陈嵩恶”这句话,诬陷杨继盛与二王串通。刚愎自用的世宗最忌讳大臣们越过他和自己的儿子们结交,生怕因此而产生逼宫,遂不问疏中揭发严嵩的罪状是否属实,就降旨将杨继盛逮捕入狱。在下狱两年多后,杨继盛于嘉靖三十四年(1555年)被处决。

狱中奇谋

林润的奏疏给嘉靖皇帝后,使皇帝大怒,将严世蕃下狱,严世蕃非但不害怕,反而还很高兴,鼓掌喊道:“任他燎原火,自有倒海水”,于是马上和他的党徒们密谋,严世蕃认为:贿赂不是嘉靖皇帝憎恶的,憎恶的无非是通倭一事,但也可以通过收买言官将罪名淡化,如果将“陷害杨继盛、沈炼”的罪给自己,就可以轻松躲过这次灾难了。当时严世蕃派人大肆散播消息,说审理自己的三法司要为杨继盛和沈炼申冤,称他们之所以会死,全部是严世蕃等所为。三法司也确实把此罪列为头条,可是却被聪明的徐阶驳回。原来,严世蕃知道当年最终给杨、沈二人定罪的就是嘉靖皇帝,绝非是自己所为,而嘉靖却是一个有些刚愎自用且极爱面子的皇帝,看到这些罪名肯定不会批准的,因为一旦批准,就意味着嘉靖要承认自己的错误(造成杨、沈冤狱),这是嘉靖所不能容忍的。于是,徐阶换了另外三条罪名:

  1. 首先严世蕃和罗龙文(严党之一,确系倭寇)是哥们,而罗龙文勾结倭寇,严世蕃也就与倭寇挂上了钩,他们聚集海匪,并企图里通外国,逃往日本。
  2. 其次,严世蕃勾结江洋大盗,训练私人武装,图谋不轨。
  3. 最后,他还占据土地修房子,而根据现场勘查,这是一块有王气的土地,严世蕃狗胆包天,竟然在上面盖楼,实在是罪大恶极。

而严世蕃不知道这些,还以为自己的计谋成功了,还安慰同党罗龙文,自己很快就能出去。此时的徐阶已经将改过的奏疏交给皇帝,皇帝看过奏疏后认为此事非同寻常,于是皇帝命令大理寺、都察院等官员审讯。命令下达后,徐阶暗地告诉官员回私人府邸写好奏疏,严世蕃虽然善于刺探,但也没法得知这些官员的信息,不久徐阶告诉皇帝,严世蕃“犯上”、“通倭”罪名属实。

嘉靖最痛恨的罪名正是“犯上”与“通倭”,于是嘉靖皇帝下令,将严世蕃和罗龙文斩首,严世蕃和罗龙文听后,抱头而哭,家人让严世蕃写遗书,严世蕃竟然害怕到写不出一个字。当时京城的人听说严世蕃要被砍头,大为高兴,各个相约持酒到西市看严世蕃被砍头。严世蕃被抄家后,所抄出的钱财便有黄金可三万余两,白银二百万余两,其他珍宝服玩所直又数百万。

轶事典故

沉湎声色

据记载,海盐有伶人金凤,因男色得严世蕃宠幸,没有金凤则寝食不安。严世蕃死后,揭露其罪行的传奇《鸣凤记》盛行,金凤竟然扮演严世蕃。严世蕃好龙阳人尽皆知,乃至写进了文学作品之中。《十二楼》有一篇《翠雅楼》,专写严世蕃玩弄男色的狠毒无忌,他“素有男风之癖,北京城内不但有姿色的龙阳不曾漏网一个,就是下僚里面顶冠束带之人,若是青年有貌肯以身事上台的,他也要破格垂青,留在后庭相见。”《海公案》中的严世蕃,则活脱脱是一个好男色的淫魔。

严嵩虽然奸贪狡诈,但却只有欧阳氏一个妻子,二人携手终老。严世蕃在这点上与他父亲截然不同。贪必好淫,淫必生贪,这话用在严嵩身上未必准确,但用在严世蕃的身上却很合适。严世蕃的妻妾就有二十七个,其他的侍女、男宠更是无数。严世蕃用象牙床,围着金丝帐,朝歌夜舞,很为自己的奢靡生活感到得意。但是他没想到,这正是他最被百姓痛恨的原因之一。嘉靖一朝,南倭北虏,民不聊生,严世蕃的大肆奢华铺张当然就更招人忌恨。

身负绝技

严世蕃长得短颈肥白,是个大胖子,与其父“瘦削长身”的外貌正好相反,估计遗传了他母亲的肥白基因。

这位“太子党”可是有几分绝技的。他狡诘机智,博闻强记,熟习典章制度,畅晓经济时务,而且精力旺盛,能任繁剧。尤其善于揣摩皇上的好恶喜怒。

据说有这样一件趣事。嘉靖皇帝有一回夜传圣旨,询问某事当如何处理,票拟颇难。严嵩与大学士徐阶、李本在值班房仔细商议,每人各写一帖,提出处理意见,可是经过反复斟酌修改,三人仍觉不妥,始终不敢誊清呈进。严嵩只好派人飞马向严世蕃求教。时间已过四更(凌晨1-3点),太监反复索取票拟几次了,说皇上“嫌迟滞,有怒容”,要求立刻回报。不得已,三人只好将商议的票拟誊录上呈。太监将三人所拟揭贴拿回,只见皇帝朱笔在上面涂抹了好多处,令重新拟过。恰在这时,严世蕃的回帖来了,照其票拟上呈之后,皇帝顿时满意,依拟照办。徐、李二公才真服了。自此,皇上时有要务难题,严嵩等阁臣谋之困窘不能作答者,即交于世蕃,世蕃则引经据典,参综陈说,每每都能获得皇帝的嘉奖。

嘉靖皇帝喜欢观经史诸书。遇有不解其意的,便用朱笔写在纸片上,令太监交于严嵩等值班阁臣讲解,立等回话。一天晚上,类似的询问之旨又到了,可严嵩与徐阶等值班阁臣皆不晓其义,都惶恐无措。严嵩安慰众人说:“无过虑!”随即密录皇帝所问,令人从西苑宫门门缝中传出,飞马送至相府,要世蕃立马作答。世蕃当即指出此语在某书第几卷第几页,做何解释,立即回报。严嵩等人找来该书翻检,果然如此,遂按其解释并附书呈送,嘉靖皇帝很高兴。

严世蕃的精力旺盛、能任繁剧也颇具传奇性。他虽然公事繁忙,但仍喝酒娱乐(御女),每夜每餐从不间断。有时酒醉酣睡,恰遇严嵩有要事相询,便用大脸盆装满滚沸的开水,将毛巾浸于其中,然后乘热提出,围头三匝,稍凉再如此更换,围上一两回就醒了,而且完全没有酒态,举笔裁答,处置周全,出人意外。故此严嵩当权期间,京城内外流传着“大丞相、小丞相”的说法。“小丞相”便指严世蕃。

历史评价

  • 《明世宗实录》:世蕃故凶侈无赖,既窃国柄,遂明目张胆,大启贿门,凡中外文武吏,无论大小,迁授上下一视赂入为轩轾。
  • 徐阶:世蕃所坐死罪非一,而觖望排上,尤为不道,罪死不赦。
  • 杨继盛:嵩既以臣而弄君之权,世蕃复以子而弄父之柄。京师有“大丞相、小丞相”之谣。
  • 徐学诗:世蕃狡鸷,擅执父政。凡诸司奏请稍涉疑畏者,必关白然后上闻。
  • 林润:世蕃已逾天府,诸子各冠东南。虽豪仆严年,谋客彭孔,家赀亦称亿万。民穷盗起,职此之由。
  • 厉汝进:世蕃窃弄父权,嗜贿张焰。
  • 张翀:世蕃以狙狯资,倚父虎狼之势,招权罔利,兽攫鸟钞。
  • 邹应龙:工部侍郎严世蕃凭藉父权,专利无厌。私擅爵赏,广致赂遗。使选法败坏,市道公行。群小竞趋,要价转钜。……世蕃乃聚狎客,拥艳姬,恒舞酣歌,人纪灭绝。
  • 何乔远:世蕃嗜酒凶,诞姬妾满前,倚父宠,窃国柄无忌,受四方财贿,累数百万,有不得其意者,阴借上旨杀之,于是嘉靖之季严氏之势震天下。
  • 谷应泰:嵩父子(严嵩、严世蕃父子)至此,宁有死所乎!
  • 张廷玉:剽悍阴贼,席父宠,招权利无厌。然颇通国典,晓畅时务。

史籍记载编

《明史·奸臣传·严世蕃》

严世蕃,短项肥体,眇一目,由父任入仕。以筑京师外城劳,由太常卿进工部左侍郎,仍掌尚宝司事。剽悍阴贼,席父宠,招权利无厌。然颇通国典,晓畅时务。尝谓天下才,惟己与陆炳、杨博为三。炳死,益自负。嵩耄昏,且旦夕直西内,诸司白事,辄曰:“以质东楼。”东楼,世蕃别号也。朝事一委世蕃,九卿以下浃日不得见,或停至暮而遣之。士大夫侧目屏息,不肖者奔走其门,筐篚相望于道。世蕃熟谙中外官饶瘠险易,责贿多寡,毫发不能匿。其治第京师,连三四坊,堰水为塘数十亩,罗珍禽奇树其中,日拥宾客纵倡乐,虽大僚或父执,虐之酒,不困不已。居母丧亦然。好古尊彝、奇器、书画,赵文华、鄢懋卿、胡宗宪之属,所到辄辇致之,或索之富人,必得然后已。被应龙劾戍雷州,未至而返,益大治园亭。其监工奴见袁州推官郭谏臣,不为起。

御史林润尝劾懋卿,惧相报,因与谏臣谋发其罪,且及冤杀杨继盛、沈鍊状。世蕃喜,谓其党曰:“无恐,狱且解。”法司黄光升等以谳词白徐阶,阶曰:“诸公欲生之乎?”佥曰:必欲死之。”曰:“若是,适所以生之也。夫杨、沈之狱,嵩皆巧取上旨。今显及之,是彰上过也。必如是,诸君且不测,严公子骑款段出都门矣。”为手削其草,独按龙文与汪直姻旧,为交通贿世蕃乞官。世蕃用彭孔言,以南昌仓地有王气,取以治第,制拟王者。又结宗人典楧阴伺非常,多聚亡命。龙文又招直余党五百人,谋为世蕃外投日本,先所发遣世蕃班头牛信,亦自山海卫弃伍北走,诱致外兵,共相响应。即日令光升等疾书奏之。世蕃闻,诧曰:“死矣。”遂斩于市。籍其家,黄金可三万余两,白银二百万余两,他珍宝服玩所直又数百万。

--
本文转自百度百科,如有侵权,请联系(service@soogu.ren)删除!

四十八史

随机人物

热门人物
  • 铁木真

    成吉思汗铁木真

    成吉思汗孛儿只斤·铁木真(1162年—1227年8月25日)……

  • 蚩尤

    蚩尤

    蚩尤,传说中制造兵器的人,又传为主兵之神 ,与黄帝、炎帝并称……

  • 黄庭坚

    黄庭坚

    黄庭坚(1045年6月12日—1105年9月30日),字鲁直……

  • 萧衍

    梁武帝萧衍

    梁武帝萧衍(464年—549年6月12日),字叔达,小字练儿……

  • 苻坚

    前秦世祖苻坚

    苻坚(338年~385年10月16日),字永固,小字文玉,略……

Copyright © Soguren.com鲁ICP备2022001862号-2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