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仪纯皇后(清高宗乾隆帝皇后,清仁宗嘉庆帝生母)

孝仪纯皇后

孝仪纯皇后魏佳氏(1727年10月23日—1775年2月28日),原为满洲正黄旗包衣,后抬入满洲镶黄旗,乾隆帝的第三位皇后,嘉庆帝生母,内管领魏清泰之女。

乾隆十年封为魏贵人,同年晋为令嫔;乾隆十三年,晋为令妃;乾隆二十四年,晋为令贵妃;乾隆二十五年生皇十五子永琰(即嘉庆帝);乾隆三十年,晋为皇贵妃;乾隆三十八年冬,皇贵妃之子皇十五子永琰被乾隆帝秘密立储;乾隆四十年正月二十九日皇贵妃因病去世,享年四十九岁,二月十一日册谥令懿皇贵妃;乾隆四十年十月二十六日入葬裕陵。乾隆六十年九月初三,乾隆帝宣示皇十五子嘉亲王永琰为皇太子同时追封皇太子生母令懿皇贵妃为孝仪皇后。经嘉庆、道光两朝加谥,全谥为“孝仪恭顺康裕慈仁端恪敏哲翼天毓圣纯皇后”。

本 名:魏佳氏
别 名:孝仪皇后、令懿皇贵妃、令妃、令贵妃
所处时代:清朝
民族族群:汉族
出生地:北京
出生日期:清雍正五年九月初九日(1727年10月23日)
逝世日期:清乾隆四十年正月二十九日(1775年2月28日)
信 仰:佛教
旗 籍:满洲正黄旗包衣→满洲镶黄旗
丈 夫:乾隆帝(爱新觉罗·弘历
儿 子:嘉庆帝(永琰)、永璐、皇十六子、永璘
女 儿:固伦和静公主、和硕和恪公主
寝 宫:储秀宫
陵 墓:清裕陵(乾隆帝梓宫东侧)
主要成就:册封为皇贵妃;乾隆帝亲自追封为孝仪皇后;为乾隆帝生育四子二女;清朝唯一一个汉族血统皇后

人物生平

雍正五年(1727年)九月初九日,魏佳氏出生,她比乾隆帝小十六岁。

乾隆十年(1745年)封为魏贵人;正月二十三日,晋封为嫔;十一月十七日,行令嫔册封礼。

乾隆十三年(1748年)五月,已晋封为令妃;乾隆十四年四月初五日,行令妃册封礼。

乾隆十六年(1751年)九月二十二日,乾隆帝将令妃娘家从正黄旗包衣管领拨入包衣佐领。

乾隆二十一年(1756年)七月十五日,令妃于圆明园的五福堂生皇七女。

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正月,令妃随驾南巡;七月十七日,令妃生皇十四子永璐。

乾隆二十三年(1758年)七月十四日,令妃生皇九女。

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十一月二十日,晋封为令贵妃;十二月十七日行令贵妃册封礼。

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十月初六日,令贵妃于圆明园的天地一家春生皇十五子永琰。

乾隆二十七年(1762年)正月,令贵妃随驾南巡;十一月三十日,令贵妃生皇十六子。

乾隆三十年(1765年)正月十五日至四月二十一日,令贵妃随驾南巡;五月初九日,晋封为皇贵妃;六月十一日,行皇贵妃册封礼。

乾隆三十一年(1766年)五月十一日,皇贵妃生皇十七子永璘。

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二月初三日至四月初七日,皇贵妃随驾东巡泰山及曲阜。

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冬至,皇贵妃之子皇十五子永琰被秘密立为皇储,此时永琰年仅十三岁。

乾隆四十年(1775年)正月二十五日,乾隆帝将皇贵妃娘家从包衣佐领抬入镶黄旗满洲;正月二十九日,皇贵妃薨,年四十九岁;二月十一日,册谥令懿皇贵妃;十月二十六日,皇贵妃金棺奉安裕陵。

乾隆六十年(1795年)九月初三,乾隆帝宣示皇十五子永琰为皇太子,同时追封皇太子之母令懿皇贵妃为孝仪皇后;十月二十七日,册谥孝仪皇后。

嘉庆二年(1797年),乾隆帝下旨命嘉庆帝在他去世后将他和孝仪皇后两人的神牌放在养心殿东佛堂佛龛一起供奉。

嘉庆四年(1799年)九月,追上尊谥曰“孝仪恭顺康裕慈仁翼天毓圣纯皇后”。嘉庆二十五年十二月加上“端恪”二字,道光三十年四月加上“敏哲”二字,全谥为“孝仪恭顺康裕慈仁端恪敏哲翼天毓圣纯皇后”。

入宫

魏佳氏,本为魏氏,是内管领魏清泰的女儿,原属满洲正黄旗包衣,后被乾隆帝抬入满洲镶黄旗,即“抬旗”。魏佳氏生于雍正五年九月初九,因其隶属内务府,所以应是通过内务府选秀入宫,后来脱颖而出,成为了皇帝的嫔妃。史料中用了个“充”字,因为在后宫中,贵人、常在、答应均属低品级。按照清朝内务府选秀的规定,入选宫女的年龄应在十三到十七岁中间,因此魏佳氏最早是在乾隆六年、最晚是在乾隆九年进宫的,但现今尚未发现魏佳氏曾为宫女的记载,乾隆帝在御制诗中曾透露魏佳氏是孝贤皇后玉成于他的伴侣。

雍乾时期,魏佳氏的家族已经是标准的内务府中等官僚家族,魏佳氏的曾祖父名叫嗣兴,任护军校,祖父名叫武世宜,初任内管领,后来升到了内务府总管的位置,到了魏佳氏祖父这一辈,其家族已经拥有一定的门第。魏佳氏的祖母和母亲在雍正元年册立皇后并册封妃嫔时,曾担任宣册宝文女官。

去世

魏佳氏在乾隆三十九年底与乾隆帝从热河回宫之后生病,期间曾在养心殿东耳房体顺堂养病。乾隆四十年正月十一日和正月二十七日,乾隆两次探望生病的魏佳氏,正月二十九日魏佳氏逝世,享年四十九岁。同日乾隆帝便为皇贵妃上谥号为“令懿皇贵妃”(谥号“令懿”的“令”,与原封号满文相同,“懿”的满文为“fujurungga”,意为有文采、风采翩翩、风姿、懿美),并命八阿哥同福晋、十二阿哥同福晋、十五阿哥同福晋、大阿哥长子绵德同福晋、五阿哥第五子绵亿在宫内为皇贵妃穿孝,六阿哥、四阿哥长子绵惠、九公主、七额驸拉旺多尔济、九额驸扎兰泰、三阿哥长女额驸丹巴多尔济、四公主长子丰绅济伦在宫外为皇贵妃穿孝,六阿哥、尚书永贵、总管内务府大臣金简总理皇贵妃的丧仪。乾隆四十年十月二十六日辰时,入葬清东陵胜水峪(即裕陵)地宫。乾隆六十年九月初三,乾隆帝宣示十五阿哥永琰为皇太子,同时下令追封其母令懿皇贵妃为孝仪皇后(谥号“仪”,满文为“yongsunggo”,意为“有礼的”)。1928年7月,军阀孙殿英盗掘了裕陵及慈禧陵后,住在天津的溥仪派遗臣载泽、耆龄、宝熙等人到东陵处理善后工作。在清理裕陵地宫时,在棺床西边的两棺间发现了穿着黄色龙袍,皮肉完好,无腐烂,两腮及嘴下多皱纹,牙齿未完全脱落且面带微笑的孝仪纯皇后遗体。

宝熙在日记中是这样记载的:

午后于石床西边两棺之间发现后妃玉体一,幸未损伤脱失……敬审其貌,颏多皱纹,齿未全脱,似五六十岁人,而皮骨俱存,丝毫未腐,笑容圆相,有如古佛,诚异事也。(指孝仪皇后“笑容圆相,有如古佛”。)

徐榕生在日记中记道:

忽于地宫西南隅两棺之间衾襚之下,觅得后妃玉体一,身着宁稠云龙袍,已一百四五十年之久,面目如生,并有笑容,年约五十岁,耳环尚在。一足着黄缎朝靴,又于侧近拾得一靴一袜。以水濯之,靴之花纹与着于足者同(袜亦有花纹),不知是后是妃也。(指孝仪皇后“面目如生,并有笑容”。)

人物轶事

乾隆三十二年(1767年)八月二十九日,和硕和嘉公主报病急;九月初一日身在热河的乾隆帝下旨,命留京办事王大臣通知章嘉活佛和留在北京的皇贵妃等人,要他们去公主府探病;九月初六日,储秀宫皇贵妃、景仁宫颖妃等前来公主府探视公主,福隆安在当天所上的谢恩折,简单记录了皇贵妃来公主府的过程:本日,皇贵妃额涅、内廷主位等前来,奴才于门外跪迎,皇贵妃额涅令奴才上前到车旁谒见。探望公主出来后,奴才送行时,又嘱咐奴才称:“看来,公主尚似无碍,你不必过于忧愁焦躁。”九月初七日,和嘉公主病情急变,皇贵妃急忙带着颖妃、婉嫔、和静公主、和恪公主,以及在寿康宫寡居的皇子福晋们赶到公主府,去见公主的最后一面;九月初十日,皇贵妃带领着颖妃等人前往和嘉公主府吊丧。

乾隆三十五年《军机处随手登记档》:“三月初三日……又德保恭请皇太后皇贵妃安折各乙件”,这里说的是“各乙件”,说明折子是分开上,单独呈给时为皇贵妃的魏佳氏。上请安折子的人叫德保,时为广东巡抚,出身于内务府世家索绰络氏,以进士入仕,最后官至礼部尚书。他的女儿曾是皇贵妃(时为令妃)宫中学规矩的瑞常在,后晋封瑞贵人。上这道请安折时,瑞贵人已去世五年。但大概由于女儿与皇贵妃曾经的关系,所以即使女儿去世后,德保仍然向她请安。

家世考证

《清史稿·外戚表》载:“孝仪纯皇后父清泰,姓魏佳氏,隶满洲镶黄旗,官内管领。嘉庆二年四月庚子追封一等承恩公,清泰祖护军校嗣兴、父内务府大臣武士宜追封三等承恩公。”

《钦定八旗通志·镶黄旗满洲佐领》上载:“第一参领第十八佐领系乾隆四十年奉旨,将令懿皇贵妃之外戚人等由内务府拨出,编立本旗。”

《八旗满洲氏族通谱》查通谱卷七十四,魏氏下只有一条“魏氏绶恩,正黄旗包衣管领下人,世居沈阳地方,来归年份无考。其曾孙五十一,原任内务府总管;元孙清泰,现任内务府管领;元孙清宁,现任六品官;玉保住,原任库掌。四世孙吉庆,现任笔帖式。”

注:其中的“清泰”,便是孝仪皇后的父亲。内务府总管“五十一”为孝仪皇后祖父。

《八旗通志》中载:“满洲正黄旗包衣第一参领……第三管领,系康熙三十四分立,以包衣大武士宜(即五十一)管理,武士宜升任内务府总管,以包衣大清泰管理。”

《清代内务府》一书中记载:雍正三年武士宜(即孝仪皇后祖父)任内务府大臣,十一月任十二月卒。雍正三年同任的有李延禧,常明,来保,傅鼐。其中傅鼐十一月迁,武士宜可能是来替代傅鼐。

雍正四年内务府大臣:李延禧,常明,来保,查弼纳(五月任),尚之顺(五月任),年希(五月任),永福(正月任) 永福可能是来替代武士宜。

通过这个记载能发现孝仪皇后祖父是雍正三年十二月去世的,距离上任仅月余。这个时候孝仪皇后还未出生,可见孝仪皇后没见过自己的爷爷。孝仪皇后父亲清泰兄弟三人,不知道清泰排行第几。

从上述史料总结可知,孝仪皇后的先祖可以追溯到明末的绶恩(汉名魏国贤),正黄旗汉军,后因三藩入包衣,归来年份无考——二世(未知)——三世嗣兴(汉名未知)——曾孙武士宜(汉名魏九龄,内务府总管)—玄孙清泰(汉名魏明禄,内管领,即孝仪皇后的生父)。

清史稿虽然存在错误,但是这次关于孝仪皇后“后家本汉军”的说法却并没有问题。孝仪皇后家的确是正黄旗汉军,隶属耿仲明麾下。耿仲明死后,分拨在耿昭忠麾下。后来虽然受三藩之乱的波及,可并未受到朝廷惩处,世管佐领的身份也没有取消,但也被编入了内务府正黄旗。

可能的情况是,孝仪皇后的先祖本是明末的军户-千户,后来被派往辽东与后金作战。因顶头上司毛文龙被袁崇焕杀掉而被遣返山东登州,后在耿仲明带领下渡海投靠后金皇太极,孝仪皇后的高祖绶恩被任命为汉军正黄旗佐领,后来绶恩(汉名魏国贤)在南征南明残余的时候,因收留马鞍匠人,触犯逃人法而受到追究。摄政王多尔衮看在绶恩有渡海投诚的功劳免于深究,只是把绶恩的那个牛录整体编入了内务府正黄旗第一参领三管领下。

绶恩随同耿仲明渡海投诚后,均被皇太极安置在辽宁海城的牛庄附近。后来耿仲明因逃人案自杀在江西吉安,他的儿子耿精忠承袭爵位。另外一个儿子耿昭忠则安置在京城,相当于人质。绶恩被安排在耿昭忠麾下,因此没有卷入三藩之乱。绶恩及其子孙都在内务府当差,官职有内务府营造司郎中、内务府总管、两淮盐政等。孝仪皇后祖母(也就是武士宜之妻,不知道是年氏还是晁氏)、孝仪皇后之母(清泰之妻杨佳氏)俱是雍正朝宫里册封后妃宣读册宝的女官(宣读封妃册文的女官为内管领妻)。如果魏氏祖母的年家和敦肃皇贵妃母家的年家是一支的话,孝仪皇后这位年氏祖母就是来自书香门第。孝仪皇后入宫后,在册封为令妃之后,乾隆帝见了令妃娘家人,乾隆十六年令妃母家从包衣管领下拨派到包衣佐领下,之后乾隆四十年又将皇贵妃魏氏母家全族抬入满洲镶黄旗。自此,魏氏一族彻底满族化了。

孝仪皇后生前一共有过两次抬旗的经历。其中,第二次即乾隆四十年正月二十五日,乾隆帝把她的娘家由正黄旗包衣佐领抬入镶黄旗满洲,并编为世管佐领。第一次抬旗发生于乾隆十六年九月,乾隆帝将她的娘家包衣管领改为包衣佐领。此事见于《上谕档》: 乾隆十六年九月二十二日,奉旨:令妃娘家包衣管领人,著从本旗包衣牛录拨出。钦此。 乾隆帝的谕旨说的很清楚,令妃的娘家原本是booi hontoho niyalma(包衣浑托和人)。根据清朝宗室奕赓《寄楮备谈》载:“半个佐领,今名浑托和,汉语为管领。”这就是为什么魏氏明明是内管领之女,但是在乾隆四十年抬旗的时候,《钦定八旗通志》却称她的亲生弟弟员外郎德馨是包衣佐领的原因。

家族成员

祖辈

  • 曾祖父:护军校魏嗣兴
  • 曾祖母:陈氏
  • 祖父:总管内务府大臣武士宜
  • 祖母:年氏、晁氏

父母

  • 父亲:追封三等承恩公 内管领魏清泰(乾隆帝曾在乾隆四十三年下旨将所有承恩公爵俱改为三等公)
  • 母亲:追封公妻一品夫人杨佳氏(雍正元年册立皇后并册封妃嫔时,魏氏的祖母和母亲曾担任宣册宝文女官)

兄弟

  • 和邦额(催长)
  • 英敏(拜唐阿)
  • 德保(笔帖式)
  • 德馨(佐领)

丈夫

儿女

儿子

  • 长子:爱新觉罗·永璐
  • 次子:清仁宗爱新觉罗·颙琰,即嘉庆帝,本名永琰。
  • 三子:幼殇,未命名
  • 四子:爱新觉罗·永璘

女儿

  • 长女:固伦和静公主
  • 次女:和硕和恪公主

侄子

  • 桂林(佐领)

侄孙

  • 花沙布(三等承恩公 副都统 佐领)

史籍记载

《清史稿列传一·后妃》

孝仪纯皇后,魏佳氏,内管领清泰女。事高宗为贵人。封令嫔,累进令贵妃。乾隆二十五年十月丁丑,仁宗生。三十年,进令皇贵妃。四十年正月丁丑,薨,年四十九。谥曰令懿皇贵妃,葬胜水峪。六十年,仁宗立为皇太子,命册赠孝仪皇后。嘉庆、道光累加谥,曰孝仪恭顺康裕慈仁端恰敏哲翼天毓圣纯皇后。后家魏氏,本汉军,抬入满洲旗,改魏佳氏。子四:永璐,殇;仁宗;永璘;其一殇,未命名。女二,下嫁拉旺多尔济、札兰泰。

《清列朝后妃传稿》

高宗孝仪纯皇后,仁宗之母也。本姓魏,正黄旗包衣管领下人,族入满洲称魏佳氏。

实录:魏佳氏,父清泰,内管领。

通考:皇贵妃魏佳氏,内管领清泰女。清泰原任内管领,嘉庆四年四月追封三等承恩公,妻杨佳氏为公妻一品夫人。父武士宜原任总管内务府大臣,嘉庆四年四月追封三等承恩公,母年氏、晁氏为公妻一品夫人。祖嗣为原任护军校,嘉庆四年四月追封三等承恩公,祖母陈氏为公妻一品夫人。曾孙世管佐领花沙布,乾隆六十年十一月谕:皇太子生母已追封孝仪皇后,其家族例宜晋封公爵。但孝仪皇后居孝贤皇后之次,著加恩暂赏一等侯爵世袭罔替。交该旗照例拣选带领引见。寻予世管佐领花沙布一等侯爵如例。嘉庆四年四月晋三等承恩公。又《八旗氏族通谱》绶恩正黄旗包衣管领下人。其曾孙五十一,原任内务府总管。元孙清泰,现任内管领。即武士宜也。《八旗通志》满洲正黄旗包衣第一参领所属一佐领三管领,第三管领系康熙三十四年分立以包衣大武士宜管理。武士宜陛任内务府总管,以包衣大清泰管理。

清高宗实录》

乾隆十年十一月十七日册封为令嫔

命工部尚书哈达哈为正使、内阁学士伍龄安为副使。持节、册封贵人魏氏、为令嫔。册文曰。朕惟仰事璇闱。必选柔嘉之质。佐徽、椒掖。久推淑慎之姿。载考彝章。特加锡命。咨尔贵人魏氏、久娴姆教。长奉女箴。礼法是宗。凛小心而严翼。敬勤弗怠。遵内则以温恭兹仰承皇太后慈谕。册封尔为令嫔。尔其只膺巽命。迓景福以咸绥。益懋壸仪。荷鸿庥于方永。钦哉。

乾隆十四年四月初五册封为令妃

命协办大学士吏部尚书陈大受为正使。礼部侍郎木和林为副使。持节、册封令嫔魏氏为令妃。册文曰。朕惟赞化宫闱。必赖柔嘉之质。服勤内殿宜邀锡命之荣。爰沛纶音。式加象服。尔令嫔魏氏、夙娴内则。早侍深宫。淑慎居心。雅协珩璜之度恪勤效职。克襄苹藻之荣。兹仰承皇太后慈谕。以册印封尔为令妃。尔其钦承休命。永流翟舀之芳。只荷鸿禧。勉奉掖庭之职。钦哉。

乾隆二十四年十二月十七日册封为令贵妃

命大学士傅恒为正使。协办大学士刘统勋为副使。持节册封令妃魏氏为贵妃。册文曰。朕为化起二南。赞理必资乎淑德。官分九御。褒荣递进夫崇阶。爰沛纶音。式加象服。尔令妃魏氏。素娴女诫。早侍掖庭。勤慎居心。柔嘉著范。钦承圣母。供内职以无违。敬佐中宫。禀徽音而有恪。前晋封乎妃秩。已越十年。今称庆于宫闱。恭逢万寿。奉皇太后慈谕。以册宝晋封尔为贵妃。尚其克承荣锡。永流翟舀之光。益懋芳徽。式协珩璜之度。钦哉。(编修,纪昀之词)

乾隆三十年五月初九晋封为皇贵妃

○谕、奉皇太后懿旨。令贵妃敬慎柔嘉。温恭端淑。自膺册礼。内治克勷。应晋册为皇贵妃。以昭壸范。钦此。所有应行典礼。各该衙门照例举行

命大学士公傅恒为正使。协办大学士吏部尚书陈宏谋为副使。持节册封令贵妃魏氏为皇贵妃。册文曰。朕惟彤闱赞化。本敬顺以扬庥。紫掖升名。表恪恭而锡庆。爰稽彝典。式播温纶。咨尔令贵妃魏氏、早侍深宫。夙娴懿范。襄廿年之内治。麟趾凝祥。超九御之崇班。凤章优秩。自膺册命。益茂芳徽。只事小心。克承欢于璇殿。含章明顺更流誉于椒庭。兹仰奉皇太后懿旨。以册宝晋封尔为皇贵妃。尚其勉副慈恩。光昭壸德。永怀淑慎。辉翟服以垂型。弥凛谦冲。绵鸿禧而迓福。钦哉。

乾隆四十年二月十一日册谥皇贵妃为令懿皇贵妃

命简亲王丰讷亨为正使。协办大学士吏部尚书官保为副使。赍册宝。诣静安庄。赠谥皇贵妃为令懿皇贵妃。册文曰。秩尊九御。崇仪留翚翟之班。礼重三宫。遗媺着苕华之管。惟赞内久钦淑范。象德允符斯饰终用锡嘉名。鸿章克协。聿稽上谥。式阐芳徽。惟皇贵妃魏氏性秉温恭。衷全诚敬。溯承仪于宸掖。珩璜之矩无愆。洊领职于轩宫。图史之箴弥谨。金萱敬奉。承欢嘉衿佩之风。玉叶蕃敷。占吉叶弓禖之喜。饬小心以自毖。撝抑时形。怀内则以长存。庥和宜集。何百龄之未半竟一病之弗瘳。三十年椒壁如新。空余芬烈。廿九日蓂阶初落莫驻春韶。追畴昔之令名。休称犹在。概平生之懿德。节惠加隆。行以光昭。礼惟宜称兹以册宝。谥曰令懿皇贵妃于戏。云軿已杳宫闱空仰夫音尘。瑶检重颁。宝册徒供夫明器念芳规其不沬。难穷诔德之辞。副嘉号以克谐。益切思贤之感。用彰彝典式播徽音。

乾隆六十年十月,册赠令懿皇贵妃为孝仪皇后

以册赠孝仪皇后。前期命睿亲王淳颖为正使。郑亲王乌尔恭阿为副使。是日、恭赍册宝。诣孝贤皇后陵。册赠令懿皇贵妃为孝仪皇后。册文曰、朕惟离继照以作明。诞膺福祚。坤承天而正位。长发祥源。贤卜于天。景命方隆于授受。贵徵以子。追封允协于尊崇。惟令懿皇贵妃魏氏、德着诚庄。性昭淑顺。柔嘉维则。班初亚于三宫。式礼无愆。秩洊升于九御。六五叶黄裳之卜。欢奉萱闱。千亿开朱芾之占。喜宜兰殿。昔笃生夫睿哲。兆协横庚。今懋建夫元良。纪行周甲。昭兹来许。万年之岁月方长。佑我后人。廿载之音容如昨。兹以储徽克茂。继序其皇。吉启密缄。既正前星之号。幸符夙愿。将循上日之文。嗣服无疆。承华有自。特溯云軿于桂阃。用怀月御于椒涂。茂举上仪。聿崇升祔。兹册赠为孝仪皇后。于戏。本笃庆衍禔之德。母允垂仪。循召正言顺之规。子当承统。福所基也。尔子孙克绍于鸿图。礼亦宜之。我国家肇称之盛典。志维先定。灵其歆承。钦哉。

《清高宗实录》中孝仪纯皇后去世前后的记载:

乾隆四十年正月。甲子○上临和静固伦公主第酹酒。○还宫。视皇贵妃疾。

○乙亥。上诣畅春园、问皇太后安。 ○还宫。视皇贵妃疾。

○丁丑。上诣畅春园、问皇太后安。

○皇贵妃薨。谕、本月二十九日。皇贵妃薨逝。着称令懿皇贵妃。依例辍朝五日。派皇六子、皇八子、皇十二子、皇十五子、皇孙绵德、绵亿、绵惠、九公主、额驸拉旺多尔济、扎兰泰、及丹巴多尔济、丰绅济伦、穿孝。并派皇六子、尚书永贵、总管内务府大臣金简、经理丧仪。所有应行典礼。着各该衙门察例具奏。

○上至吉安所、令懿皇贵妃前奠酒。

○戊寅。上至吉安所、令懿皇贵妃金棺前奠酒。

二月○癸未。上至吉安所、临送令懿皇贵妃金棺、移殡静安庄。

○己丑。○命简亲王丰讷亨为正使。协办大学士尚书官保为副使。赍册宝。诣静安庄。赠谥皇贵妃为令懿皇贵妃。

○癸巳。令懿皇贵妃行初祭礼。上命皇十五子颙琰奠酒。

○癸卯。令懿皇贵妃行大祭礼。上命皇十五子颙琰奠酒。

○乙巳。上至静安庄、令懿皇贵妃殡宫奠酒。

五月○癸丑。令懿皇贵妃行百日祭礼。上命皇十五子颙琰奠酒。

十月○壬辰。上至静安庄。视令懿皇贵妃金棺、奉移胜水峪启行。上命皇十五子颙琰恭送。于是月二十六日。奉安孝贤皇后陵寝。上还宫。

○己亥。上以翼日奉安令懿皇贵妃金棺于宝城。遣官告祭孝贤皇后陵寝。

清仁宗实录》

嘉庆帝尊谥孝仪皇后册文:

光昭玉策。抒积慕以胪诚。瞻仰琼霄。缅深慈而涣号。溯崇徽于椒殿。莫罄名言。垂懿则于琅函。倍严对越。钦惟皇妣孝仪皇后型齐沩汭。圣俪庆都。佐上理于内宫。布中为阴教。庆钟大德。福逮藐躬。极顾复之深恩。劬劳莫报备尊崇于厚载。攀恋奚从。廿五年追忆春晖。夙夜恒垂涕泪。亿万世常承坤吉。子孙戴徽音曩以位正前星。礼成元日。推纯禧于在母。隆施祉于自天。已奉鸿称。今稽祔典。欲稍申夫孺慕。惟更益夫大名。念温凊之莫修。心伤曲礼。拟形容而鲜当。谥考周书。纪众善而靡穷。询群言而佥协。谨奉册。宝恭上尊谥。曰孝仪恭顺康裕慈仁翼天毓圣纯皇后。于戏。肇电枢星渚之符。孝养之深衷莫及。昭刻玉镂金之盛。闳崇之宝典恒垂。并尊重于因山。加媺情深于陟庄。敢祈昭格。用俶繁昌。谨言。

《皇朝文典》

令懿皇贵妃初次祭文

四星掩曜,璇宫之雅范空贻;九御含凄,兰戺之崇班安仰。怅云軿之将返,晓侵庭霰之寒。讶鸾驭之难留,宵警壸签之促。爰陈初奠,藉述深悲。惟令懿皇贵妃:秉质温柔,禔躬恪愼。忆自升华紫禁,温恭之德聿昭。洊因晋秩彤闺,谦抑之怀益着。禖祀协庆,金枝开佩韣之祥。兰馆勷勤,弋练重缫盆之典。念夙昔翊宣壶教,冠位号而式是令仪。嘉晨昏懋慈欢,侍庭闱而彰其懿孝。方冀长绥夫茀禄,何图顿遘夫危疴。始犹力疾而不言,继期勿药之有喜。顾荏苒岁更,新旧遂侵,寻病入膏肓。乍间乍沉,唯厪再三之视。转延转笃,仍希万一之生。仅存久虑彼悬丝,长谢忽惊兹属纩。溯遗嶶而感悼,谥表嘉名。抚往事以增欷,祔从吉隧。酹椒浆之芬若,叹薤露之凄其,呜呼!驹隙勿驰,缅卅载而宛如昨日。仙踪遄往,行五旬而尚靳一年。月竟阙于晦前,轮乏长生之桂。日未移乎春仲,阶余垂尽之蓂。摅此哀悰,尚其歆格。

令懿皇贵妃二次祭文

彤阐贻化,崇班虚嫔御之尊。穗怅含凄,仙驭隔人天之逈。叹音尘之永閟。荏苒中春帐,晷景之难延。侵寻匝月爰,再申夫嘉荐。洵莫罄夫哀悰。惟令懿皇贵妃淑慎是持,谦和惟裕。早列椒庭之选,已播誉于风诗,洊膺兰殿之封,倍垂芳于箴史,侍萱阶之色笑怡愉,而自得欢心。襄柘馆之规仪,恪谨而克宣雅化。蕃庆更昭乎麟趾,荣称式副于翬衣。繄令善之逾敦,实懿恭之懋著。溯阃内流嶶之久,每嘉慰其型家。触年来伤逝之频,弥骇闻其属疾。方谓德能致福,遐龄跻享以无难。何期数竟迍灾,中道顿捐而莫挽。抚此当前儿女,尚馀幼穉之堪怜。睠兹旧处宫庭,惟觉閴岑之致。慨重颁清醑仍写诛词。于戏。依依思绵惙之期,廿馀日倐成隙影。历历念柔嘉之美,三十年都付悲怀。悼节物之不居改,候而摧残风信。怆韶华之竟去,阅旬而萧瑟烟辰。惟尔淑灵,庶其歆格。

令懿皇贵妃加谥祭文

褕翟贻型,回忆椒涂之化。珩璜表度,藉扬芝检之光。望黼翣以缠哀,浃辰已杳。啟琅圅而祝策,壹惠维昭。礼洽隆文,荐申嘉祀。惟令懿皇贵妃。赋质徽柔,持身淑慎。早承禁掖,训恪守乎二南。洊陟荣班,德遍孚乎九御。卅余年播芳兰戺,化赞雝宫。一再索毓庆璿源,祥开就馆。方谓金章绚采,常延㬢景于崇阶。岂期宝月韬晖,遂阙晦轮于中岁。圣慈感怆,奉匜尚想其愉容。列御含悲,曵练莫追夫雅范。悼韶华之不再,组帏空卷灵斿。念燕誉之常存,琼笈式彰壶教。备饰终之𢑱典,展视德之隆称。揆厥生平,合诸谥法。仍嘉名之肇锡,莫不令仪。彰内行以有加,好是懿德。聿稽成宪用布,哀悰于戏。发瑶册以镌华,不待太常之议。陈雕筵而致奠,空传女史之箴。垂奕禩以常新,阐遗徽而勿替。诔怀往迹,灵鉴来歆。

令懿皇贵妃百日祭文

椒庭掩采,每纡叹逝之思。嶰管迎炎,弥轸经时之感。抚葛饰于夏仲,节物频移。具衾襚于春初,徽仪长往。载颁礼奠,重寄哀悰。惟令懿皇贵妃;懋著柔嘉,式昭敬慎。选升近御,早推芝馆之型。晋领崇班,久擅兰帷之誉。奉璇宫之介祉,燕喜能承。迓紫掖之嘉祥,麟振诞毓。持荣益谨,克增褕翟之光。履贵弥谦,允协瑶华之媺。悼沉疴之莫起,享龄未半百年。嗟淑范以云遥,纪候俄逾三月。忆昨山庄护辇,曾是展軨就道之初。怅兹猎地陈筵,何图过隙流光之速。音尘已杳,恻怆兹深。于戏!纪令节之蒲觞,空列荐馨之礼。悬嘉辰之彩索,难期续命之灵。缅承恩卅载之勤,永垂彤史。慨秉化十旬之久,重酹芬尊。维尔歆承,庶其歆格。

令懿皇贵妃周年祭文

云軿望杳,阅岁序以俄周。星掖光沉,缅音徽其如昨。抚三阳之淑景,律早回春。虚九御之崇班,情深逝水。爰陈礼奠,式写哀悰。惟令懿皇贵妃。秉质柔嘉,褆躬恪谨。升华紫闼,昭奉职之无愆。晋秩彤闺,凛持荣光之匪易。襄兰馆而勤还不懈,典副缫盆。副翬衣而谦乃弥光,祥开佩韣。慈欢懋洽,方迓祉于萱帏。壶范常贻,遽离尘于兰戺。听铜壶之渐促,惊心将近春分。瞻昼翣之遍移,弹指几经月阙。时旋积岁,还驰过隙之驹。旧甫更新,倐尽零阶之荚。忆昨者功思献稑,逢示疾之迍邅。际今兹节迈传柑,讶流光之荏苒。顾麟振而增感,空溯令仪。眄鸾驭以含凄,难忘懿德。于戏!陈珩璜之杂佩,莫招长逝之魂。酌桂椒之清酤,载举荐馨之典。卅载之遗型历历,回隔人天。期年而触绪依依,轸怀今昔。纾予惆怅,享是苾芬。

《国朝宫史续编》

嘉庆元年十二月初三日,奉太上皇帝敕旨:雍正年间,于养心殿东佛堂佛龛之右,供奉圣祖仁皇帝、孝恭仁皇后神位,原以庙享岁有常期,而宫闱近地,可以朝夕顶礼,以抒思慕之诚。是以朕登极后,即遵照成法,亦于右次添供皇考世宗宪皇帝神牌。丁酉年,复供奉孝圣宪皇后神牌于一龛。此系皇考不匮孝思之所创设,我子孙自当永远遵守。但历代久远,而神龛有一定位数,万万年之后,嗣皇帝自当照此一例供奉。因思养心殿之西佛堂现供之佛,将来朕移居宁寿宫之养性殿时,自应移于养性殿之西配殿。如今的养心殿之西配殿,当照此东佛堂一律造龛,将来万万年后,中间佛龛之左右,朕及子孙皆可依次安设神牌。俟传至朕玄孙万年后,再将东佛堂圣祖牌位移于寿皇殿,从此世代递祧,依次移供,可以奉为世守。我国家亿万斯年,代代相承,云礽衍庆,瓜瓞绵廷,为亘古所未有。至寿皇殿中龛,系雍正年间供奉圣祖仁皇帝圣容;左龛,系乾隆初年供奉皇考世宗宪皇帝圣容,将来朕万万年后,当在右龛。敬思圣祖仁皇帝践阼六十馀年,深仁厚泽,超越史册。皇考世宗宪皇帝励精图治,纲纪肃清,且寿皇殿及养心殿供奉圣容、神位,皆系皇考遗制。朕仰荷天恩,缵承圣祖、皇考贻绪,自登极以来,于今六十馀年,开疆拓土,敬天勤民,自维功德,勉绍前徽,万万年后,圣祖、皇考及朕均当在不迁之列。将来寿皇殿九龛供满时,当由朕以下为始,以次递祧。所有圆明园安佑宫、热河永佑寺,均当照此一律供奉,以昭法守而示来兹。此系朕偶尔思及,豫为指示。若果能仰荷上苍眷佑,衍祚庞洪,实我国家无疆之庆,此朕之期望而不敢必者。我子孙当敬体此意,祈天永命,庶几上邀昊眷,克符斯愿耳。四年正月初六日,奉谕旨:嘉庆元年十二月内,先经钦奉皇考高宗纯皇帝敕旨:雍正年间,于养心殿东佛堂佛龛之右,供奉圣祖仁皇帝、孝恭仁皇后神位,是以朕遵照成法,亦于右次添供皇考世宗宪皇帝、孝圣宪皇后神牌于龛,万万年之后,嗣皇帝自当照此一例供奉。因思养心殿西佛堂现供之佛,将来朕移居宁寿宫之养性殿时,应移于养性殿之西配殿。如今养心殿之西配殿,照东佛堂一律造龛。将来万万年后,中间佛龛之左右,依次安设神牌。俟传至朕玄孙万年后,再将束佛堂圣祖牌位移于寿皇殿。等因,钦此。嗣于嘉庆二年十一月初六日,朕又面奉敕旨:将来万万年后,应敬将圣祖仁皇帝、孝恭仁皇后神牌移供寿皇殿,再敬将世宗宪皇帝、孝圣宪皇后神牌移供于西龛之东。嗣皇帝敬奉考妣神牌,供奉于西龛之西。钦此。朕只聆面训,谨志勿忘。今钦遵嘉庆二年续奉敕旨,应敬将圣祖仁皇帝、孝恭仁皇后神牌移奉于寿皇殿,世宗宪皇帝、孝圣宪皇后神牌,移奉于西龛之东。即著只造皇考高宗纯皇帝、皇妣孝仪纯皇后神牌,涓吉供奉于西龛之西,用昭妥侑。所有一切派员移奉各事宜,著该衙门敬谨预备。其圆明园安佑宫,亦敬谨照此恭移安奉。

--
本文转自百度百科,如有侵权,请联系(service@soogu.ren)删除!

趣多网

随机人物

热门人物
  • 铁木真

    成吉思汗铁木真

    成吉思汗孛儿只斤·铁木真(1162年—1227年8月25日)……

  • 蚩尤

    蚩尤

    蚩尤,传说中制造兵器的人,又传为主兵之神 ,与黄帝、炎帝并称……

  • 鲁迅

    鲁迅

    鲁迅(1881年9月25日—1936年10月19日),原名周……

  • 苻坚

    前秦世祖苻坚

    苻坚(338年~385年10月16日),字永固,小字文玉,略……

  • 宋濂

    宋濂

    宋濂(1310年11月4日—1381年6月20日),初名寿,……

Copyright © Soguren.com鲁ICP备2022001862号-2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