僧格林沁(清朝晚期名将)

僧格林沁

僧格林沁(传统蒙文:ᠰᠡᠨᠭᠡᠷᠢᠨᠼᠡᠨ,鲍培转写:Sengge Rinchen,西里尔字母:СэнгэРинчен;1811年7月24日—1865年5月18日),博尔济吉特氏,科尔沁左翼后旗(今属内蒙古)人,蒙古族。清朝晚期名将,成吉思汗胞弟拙赤合撒儿的第二十六代孙,扎萨克多罗郡王索特纳木多布济与庄敬和硕公主的嗣子。

僧格林沁于道光五年(1825年)被选为索特纳木多布济的嗣子,袭封扎萨克多罗郡王,入为御前行走。历任御前大臣兼管火器营、正白旗领侍卫内大臣、后扈大臣、总理行营大臣兼管虎枪营等要职,颇得道光帝咸丰帝宠信。咸丰三年(1853年),授参赞大臣,督兵抵御太平军北伐。咸丰五年(1855年),击溃北伐军,俘虏主帅林凤祥、李开芳,晋封扎萨克博多勒噶台亲王,被称为“国之柱石”,与曾国藩合称“南曾北僧”。第二次鸦片战争爆发后,以御前大臣兼钦差大臣主持天津海防,并亲率蒙古骑兵及八旗军驻防大沽口。咸丰九年(1859年),在大沽口之战中挫败英法联军,重伤英军海军司令何伯。旋即失守大沽、天津,于八里桥之战遭遇大败,被销职,留钦差大臣衔。咸丰十年(1860年),因镇压捻军有功,复任御前大臣、亲王职爵。同治四年(1865年),在山东曹州高楼寨中伏遇害,时年五十五岁。同治帝与两宫太后亲临祭奠,赐谥号“忠”,配享太庙,图形于紫光阁。

僧格林沁平素爱护百姓、善待士卒,颇得军民爱戴。但亦有他“军令太不整肃,所至淫掠残暴”的记载。

本 名:博尔济吉特·僧格林沁
别 名:僧王、僧忠亲王
所处时代:清朝
民族族群:蒙古族
出生地:科尔沁左翼后旗
出生日期:1811年7月24日
逝世日期:1865年5月18日
主要作品:《科尔沁郡王奏稿》
官 职:参赞大臣,钦差大臣
封 爵:扎萨克博多勒噶台亲王
赐 号:湍多巴图鲁
谥 号:忠
主要成就:击溃太平军,擒林凤祥、李开芳;第二次大沽口之战中击败英法联军。

人物生平

入继郡王

据《蒙古世系》记载,僧格林沁成吉思汗铁木真二弟拙赤合撒儿的二十六代孙,于嘉庆十六年六月五日(1811年7月24日)出生在科尔沁左翼后旗哈日额日格苏木百兴图嘎查(今内蒙古哲里木盟科尔沁左翼后旗吉日格朗苏木白音哈嘎村)一个普通的四等台吉家庭。幼年的僧格林沁因家境贫寒,曾随父亲布和德力格尔为富人放牧。十二岁时,僧格林沁被送到昌图老城文昌宫读书。

僧格林沁的族父索特纳木多布济,娶嘉庆帝第三女庄敬和硕公主,是科尔沁左翼后旗第十代的扎萨克多罗郡王。索特纳木多布济与早逝的公主无后,故而道光帝在族中为其挑选继承人,当时年少的僧格林沁因仪表过人而中选,被索特纳木多布济收为继子。道光五年(1825年)七月,索特纳木多布济逝世,僧格林沁于十月二十五日承袭其爵位,成为科尔沁第十一代扎萨克多罗郡王。同年十二月,奉命在御前行走,旋即赏戴三眼花翎。

最被恩眷

道光六年(1826年)八月,僧格林沁获赏用紫缰。

道光八年(1828年),盛京将军爱新觉罗·奕颢奏“科尔沁郡王僧格林沁旗界台吉那沁等,将该旗库都力等处牧马荒厂,招集流民,私行开垦。”最后查实共有一千四百余户,均系无业贫民,种地度日。若按户驱逐,必然导致其流离失所,最后准其容留。僧格林沁作为蒙古王爷,由容留放垦到揭发放垦,维护满清例律,捍卫蒙古民族的生存权利,是其政治上逐渐成熟的标志。

道光九年(1829年)八月,赏穿黄马褂。道光十二年(1832年)十一月,兼管火器营事。次年(1833年)五月,奉诏“在御前大臣上学习行走”。

道光十四年(1834年)正月,授御前大臣。二月,奉命管上虞备用处事。四月,管善扑营事。七月,被授为正白旗领侍卫内大臣兼正蓝旗蒙古都统。九月,改为后扈大臣。十月,正白旗蒙古都统乌尔恭阿因病赏假,道光帝以僧格林沁暂署任正白旗蒙古都统。凭借着科尔沁蒙古贵族同满洲贵族世代久远的姻亲关系和清廷借助蒙古骑兵维护统治的需要,年仅二十三岁的僧格林沁已经是正一品大员,挤身于清廷统治阶级高层。

道光十五年(1835年)正月,僧格林沁暂署镶红旗蒙古都统。二月,充任总谙达(负责教习皇子及宗室贵族骑射者),并管虎枪营事。七月,担任总理行营大臣。十二月,任阅兵大臣。

道光十六年(1836年)十一月,改授镶白旗满洲都统兼领纛大臣。次年(1837年)正月,获赏用黄缰。七月,兼署正红旗满洲都统。

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九月,为正黄旗满洲都统。在此任内,他大胆揭露台吉干珠尔巴诺门罕私开牧场的违禁事件和理藩院失察之罪,深得道光帝嘉许。第一次鸦片战争爆发后,英军步步进逼,清政府海防难以守御。僧格林沁奉旨协助清政府调取哲里木、卓索图、昭乌达等三盟蒙古精兵三千名,携带武器、帐房等,集中驻扎于各盟近口地方,听候调遣。战事不久结束,此项备兵没有调用。

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充右翼监督,署正蓝旗满洲都统。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二月,为镶黄旗领侍卫内大臣,次年(1846年)五月改任正白旗领侍卫内大臣。

道光三十年(1850年),僧格林沁被改授为镶黄旗蒙古都统,仍领御前大臣。道光帝驾崩前,召僧格林沁与宗人府宗令爱新觉罗·载铨、御前大臣爱新觉罗·载垣、爱新觉罗·端华、军机大臣郭佳·穆彰阿、阿鲁特·赛尚阿、何汝霖、陈孚恩、季芝昌、内务府大臣费莫·文庆等人宣示立太子之旨,此十大臣成为顾命大臣。九月,命往密云县剿灭土匪,授左翼监督。十二月,嘉奖僧格林沁清除匪患之功,赏穿四团正龙补服。

咸丰元年(1851年),僧格林沁任御前大臣,署銮仪卫事。曾请旨出兵镇压科尔沁左翼后旗佃农抗租斗争。咸丰二年(1852年),上书捕佃农抗租领头人吴宝泰等下狱。主持道光帝梓宫迁葬,恭谨从事,赏加三级。

僧格林沁自入京后,长期担任侍卫,与道光、咸丰两帝接触甚密,又善骑射,有膂力,深得深信,《清史稿》称其“出入禁阉,最被恩眷”。

大破太平军

咸丰三年(1853年),太平天国天王洪秀全派天官副丞相林凤祥、地官正丞相李开芳率军两万余人北伐。五月,北伐军攻入河南,僧格林沁受命督办京城巡防事宜。统领健锐营、外火器营、两翼前锋营、八旗护军营、巡扑五营及察哈尔各官兵,并哲里木、卓索图、昭乌达蒙古诸王劲旅出京。八月,太平天国北伐军攻入京畿重地。咸丰帝亲自将清太祖努尔哈赤使用过的宝刀授予僧格林沁,命其率军进剿。九月,设防紫荆关。十月,在天津南王庆坨与北伐军开战。北伐军损失惨重,退到连镇一带。咸丰四年(1854年),又在连镇大败北伐军,咸丰帝赐僧格林沁“湍多巴图鲁”称号。

咸丰五年(1855年)正月,僧格林沁整军再战太平军,破东连镇木城,太平军冒死冲突,僧格林沁尽歼之,生擒太平天国北伐军统帅林凤祥。因此殊功,咸丰帝于二月加封僧格林沁为博多勒噶台亲王,赏朝珠一盘、四团龙补褂一件。四月,下诏允许其世袭罔替,俸银加倍。六月,在山东冯官屯剿灭太平天国李开芳部,生擒李开芳。林凤祥、李开芳都是太平天国的名将,骁勇善战,僧格林沁在两年之中,大小数百战,全部殄灭,无一漏网,因此威名震于海内。在当时,他与南方镇压太平天国起义的曾国藩齐名,并称为“南曾北僧”。

大沽之战

咸丰七年(1857年)五月,命僧格林沁署镶红旗汉军都统。

咸丰八年(1858年),直隶总督谭廷襄及直隶提督栋鄂·托明阿防守天津大沽海口战败,清廷主和派与英国代表签署《天津条约》。僧格林沁得知后,向咸丰帝奏请撤回谈判代表,主张调用全国之兵员、粮食,驱逐侵略者。但因主和派占上风,他的意见未被采纳。

咸丰九年(1859年),咸丰帝命僧格林沁至天津督办大沽口和京东防务。僧格林沁吸取第一次大沽口战役失败的教训,积极筹建大沽海口和双港的防御工事,整肃军队,做好反侵略的各项准备。英法新任驻华公使普鲁士、布尔布隆率领所谓换约舰队从上海沿水路北上。舰队由一艘巡洋舰和十三只炮艇组成,行至天津大沽口时,不听中国军队的劝阻和警告,闯入大沽口,激起了中国官兵的极大愤慨。僧格林沁督军力战,击毁英军战舰三艘,使英军死伤四百六十四人,英海军司令何伯受重伤。相持数日,英法联军军舰撤走。

大沽口保卫战,被认为是自西方资本主义列强入侵以来中国军队抵抗外国入侵所取得的第一次重大胜利。清廷对僧格林沁和有功将士大加奖赏。德国思想家马克思也对此事给予充分关注与肯定。

咸丰十年(1860年),英法联军攻入天津,僧格林沁兵败退驻通州。咸丰帝下令拔去僧格林沁三眼花翎,削去正黄旗领侍卫内大臣、镶蓝旗满洲都统职。继而再战,又败于张家湾、八里桥,英法联军攻入北京,圆明园被毁。主和派大臣埋怨僧格林沁触怒了英国、法国。咸丰帝革去僧格林沁郡王爵,仍留钦差大臣职。

复起剿捻

咸丰十年(1860年)九月,直隶、山东及河间府一带捻军四起。清廷恢复僧格林沁郡王爵,命其率一万余清军赴山东与捻军作战。

咸丰十一年(1861年)十二月,根据僧格林沁的奏请,其哲里木盟长职由达尔罕亲王索特那木彭苏克补授。

同治元年(1862年),赏还博多勒噶台亲王爵,不久诏世袭罔替。朝廷授权僧格林沁节制调遣直、鲁、豫、鄂、皖五省兵马。僧格林沁率蒙古骑兵和五省提供的兵力多次打败捻军,在鄂东霍山黑石渡收降捻军十几万人,并打散十几万人,清军也损失惨重。

战死沙场

同治四年(1865年)四月,僧格林沁被捻军诱至山东曹州(今山东菏泽市)高楼寨,随后陷入重围。四月二十四日(5月18日)晚,僧格林沁率少数随从冒死突围,当逃至曹州西北的吴家店时,重伤坠马,被捻军张皮绠斩杀在麦田,终年五十五岁。僧格林沁战死疆场,令清廷上下一片震惊,皆以失去“国之柱石”而惋惜,朝臣文士纷纷作诗悼念。同治帝闻讯,为之辍朝三日,允其配享太庙。

据时人记述,僧格林沁平素爱护百姓、善待士卒。听说他去世的消息后,百姓罢市,巷哭野祭。灵柩返回北京时,百姓献上的万民伞有七十多柄,兵弁、百姓皆迎祭,哭声震地。闰五月,清廷以亲王规格为僧格林沁举行了葬礼,同治帝和慈安、慈禧两宫太后亲临祭奠,赐谥号“忠”,并绘像紫光阁;赏其孙那尔苏贝勒、温苏都为辅国公;在北京、山东、河南、盛京等地建“昭忠祠”;在科左后旗吉尔嘎朗博王府东建祠堂一座供奉僧王图像;在额布力尔协日嘎地方另建僧王塑像祠一座。

同年七月,清政府派员护送僧格林沁的灵柩北上,安葬在科尔沁左翼世袭旗陵(今辽宁省法库县四家子乡公主陵村)。

主要影响

破太平军北伐:僧格林沁从咸丰三年(1853年)起参与围剿太平军。他扬长避短,利用统治阶级的有利条件,采取旷日持久的水攻方法,于咸丰五年(1855年)攻陷连镇,击溃太平天国北伐军,俘虏林凤祥、李开芳,致使北伐军全军覆没。

抵抗英法联军进攻:咸丰八年(1858年)英法联军攻陷大沽后,任钦差大臣督办军务。《天津条约》签订后,赴天津加强海防工事。咸丰九年(1859年),督办大沽口和京东防务时挫败英法联军进攻,重伤英军海军司令何伯。咸丰十年(1860年),英法联军扩大侵略战争,僧格林沁失守大沽、放弃天津。中英通州谈判失败后,与英法联军在八里桥激战,大败。

镇压捻军起义:咸丰十年(1860年)底,僧格林沁率满蒙八旗主力又南下直隶、山东、河南、安徽各地镇压捻军及白莲教起义军。同治三年(1864年),被捻军赖文光、张宗禹部击败。

历史评价

  • 额勒德特·恒福:(僧格林沁)与士卒誓同甘苦,风雨无间,劳瘁至今,其忠勇朴诚,实为奴才所不及。
  • 黄恩彤听说僧格林沁率军平乱获胜时,曾作《闻官军追贼大捷》称赞:元帅桓桓异姓王,手把大钺戡封狼。击贼万铳喷烟涩,招民一纛迎风翔。
  • 待僧格林沁战死后,黄恩彤悲恸不已,作诗说:
  • 临淮(李光弼)督阵压靴力,十荡无前血染袍。队合貔貅知莫敌,穴倾蝼蚁欲焉逃。鲸封未掩残骸积,熊岳还同弃甲高。誓死不教留一贼,马蹄蹴处鬼呼号。
  • 川原惨澹陨星时,士马无声鼓角悲。苦雾迷空沈壁垒,腥风吼地裂旌旗。功成忽折将军树,战胜徒留坠泪碑(指羊祜遗爱)。河水东流倍呜咽,九原遗恨有天知。
  • 谢维藩:富韩论相业,程邵接儒宗。天地中州正,朝廷再造隆。遽惊元老殒,益恐四夷雄。中外摧天柱,何由慰圣躬。
  • 刘体仁《异辞录》:僧王将蒙古铁骑,驰逐中原,可谓勇矣,而计谋不定,故无成功之望。
  • 震钧《天咫偶闻》:生平忠节,可与定边超勇亲王并峙。其不可及者,则有数端。自兵民既分,遂不相入。虽节制之师,不扰民者有之,断无民愿兵之来者,惟王异是。闻山左人言:捻匪之乱,王驻兵于彼凡数年。它将非养寇自重,即弃民不顾。惟王专以救民为心,凡捻踪所及,王必追踪而至。首令保护百姓,故民皆仰之如父母。
  • 陈炽:乃亦有熊罴之士,不二心之臣,若超勇亲王(策棱)、僧忠亲王者,聪明勇智,繄岂异人养之。
  • 梁启超《李鸿章传》:僧王之为人,勇悍有余,而不学无术,军令太不整肃,所至淫掠残暴,与发捻无异,以故湖北人民大失望。
  • 蔡东藩《清史演义》:①自曾国藩战胜江湖,而湘军遂横厉无前;自僧格林沁肃清燕鲁,而京畿乃完全无缺。南有曾帅,北有僧王,是实太平军之劲敌,而清祚之所赖以保存者也。②僧亲王锐意平捻,所向无前,戮张洛型,诛苗沛霖,铁骑所经,风云变色,乃其后卒为张宗禹等所困,战殁曹南。盖有勇无谋,以致于此。
  • 赵尔巽等《清史稿》:僧格林沁忠勇朴诚,出於天性,名震寰宇,朝廷倚为长城。治军公廉无私,部曲诚服,劳而不怨。其殄寇也,惟以杀敌致果,无畏难趋避之心。剿捻凡五年,扫穴擒渠,馀孽遂为流寇,困兽之斗,势更棘焉。继事者变通战略,以持重蒇功,则僧格林沁所未暇计及者也。然燕、齐、皖、豫之间,讴思久而不沫,於以见功德入人之深。有清籓部建大勋者,惟僧格林沁及策凌二人,同膺侑庙旷典,后先辉映,旂常增色矣。
  • 郭则沄《十朝诗乘》:谓僧忠亲王勇于杀贼而仁以抚民。

轶事典故

字号别名

僧格林沁袭封扎萨克博多勒噶台亲王,故称“僧亲王”。死后谥号“忠”,所以后人多称为“僧忠亲王”。

治军特点

僧格林沁治军有两个特点:一是军旅所至,首先下令安民。他吃饭时接到报告,说哪里发生了扰民事件,立刻停止用餐,翻身上马,怀揣馒头数个而往。二是军旅途中,与士卒同甘共苦。士卒不眠他不入帐,士卒不饭他不用膳。有一次军粮断绝,只剩胡萝卜数石,部下以此充饥,难以下咽,僧格林沁就坐在军帐前连吃数根,意犹未尽,众将士见了,不敢再有怨言。据传,他每次出战,都要先树立一面大红纛,招降起义军中的难民,加以厚待,每每“全活甚众”。

主要作品

清华大学图书馆藏僧格林沁著《科尔沁郡王奏稿》4册,奏稿起咸丰四年(1854年)五月止十二月,当时林凤祥北伐军,在连镇被僧格林沁包围,达半年之久,攻守情况,多有叙述。

人际关系

先祖

  • 拙赤合撒儿(1164年—1214年到1219年间),大蒙古国成吉思汗的同胞弟。

父母

  • 生父:布和得力格尔,四等台吉,后因僧格林沁功追封贝勒。
  • 生母:胡氏,蒙古名朱兰格日乐(灯光之意)。
  • 嗣父:索特纳木多布济(?—1825年),僧格林沁远房堂叔。第十代科尔沁扎萨克多罗郡王。后僧格林沁过继为其子。死后晋赠亲王。
  • 嗣母:爱新觉罗氏(1781年—1811年),嫁索特纳木多布济。封庄敬和硕公主。

兄长

  • 朗布林沁(1811年—?)

儿子

  • 伯彦讷谟祜(1836年2月26日—1891年11月16日),嗣亲王爵。死后谥号“慎”。

孙子

  • 那尔苏(1855年5月17日—1890日),伯彦讷谟祜长子。初赏辅国公爵。后封贝勒,娶瑞郡王爱新觉罗·奕志第七女。
  • 温都苏,伯彦讷谟祜四子。赏辅国公爵。
  • 博迪苏(1871年11月15日—1914年1月8日),伯彦讷谟祜六子。

曾孙

  • 阿穆尔灵圭(1886年12月19日—1930年5月29日),嗣爵。曾任清廷銮仪卫大臣,清亡后曾任民国国会议员。

(注:伯彦讷谟祜的次子、第三子和第五子均出家为喇嘛。)

后世纪念

祠堂

僧格林沁祠堂位于北京市东城区地安门东大街,又名显忠祠。是清光绪年间为僧格林沁所立的专祠。祠堂坐北朝南,由大门、前殿、享殿及配殿构成二进四合院式建筑。民国时改建为怀幼小学,后更名为进步小学,现为宽街小学。祠堂周围原绕以砖墙,上途红垩。现原祠山门、二门及碑亭、燎炉已拆除,一部分建筑改建、扩建,祠堂失其原貌。碑亭内碑已于1984年迁往五塔寺石刻博物馆。为东城区文物保护单位。

僧王府

僧王府位于北京市东城区炒豆胡同77号、板厂胡同30至34号。道光六年(1826年),僧格林沁出银6690两认买了前任杭州织造福德入官的房屋117间。认买后进行改建,构成由东、中、西三所四进院组成的王府。

胡同南侧有一座大照壁正对府门,府门两旁有上马石,上马石旁有一对雕石矗灯;府门里两厢置兵器架,后器架上插着两排“阿虎枪”,面阔五间的腰厅和垂花门、后罩房等均有抄手廊相连,院内有假山、水池和爬山廊、游廊、花厅、亭、台等建筑。正殿台阶五层,举架高大,有脊兽;每间面阔一丈有余,进深超过两丈;殿内用“金砖”墁地,墙上挂着一幅僧格林沁头戴秋帽、身穿“巴图鲁”鹿皮坎肩的油画像。

僧格林沁的曾孙阿穆尔灵圭死后,因欠族中赡养费而被控告,法院受理公开拍卖“僧王府”。该府西部成为温泉中学,中部卖给了朱熹的二十四代孙朱文钧,东部除留一部分为阿穆尔灵圭之子和琳自住,其余卖给了西北军。1954年,煤炭部买下原“僧王府”的大部分院落作为宿舍。僧王府为北京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博物馆

为纪念僧格林沁,继承和发扬他的爱国主义精神,科左后旗旗委、旗政府于1995年投资300多万元,在境内兴建僧格林沁博物馆(又称僧格林沁纪念馆)。博物馆为仿古建筑群,占地面积1.3万平方米,正殿15间,东西厢房各5间,长达100延长米。馆内有僧格林沁铜像。

本文转自,如有侵权,请联系(service@soogu.ren)删除!

四十八史
热门人物
  • 曹参

    曹参

    曹参(?—公元前189年),字敬伯,泗水郡沛县(今江苏省徐州……

  • 朱元璋

    明太祖朱元璋

    明太祖朱元璋(1328年10月21日—1398年6月24日)……

  • 李世民

    唐太宗李世民

    李世民(599年1月23日【一说598年1月28日】—649……

  • 谯周

    谯周

    谯周(201年—270年),字允南,巴西郡西充国县(今四川西……

  • 岳飞

    岳飞

    岳飞(1103年3月24日—1142年1月27日),男,字鹏……

Copyright © Soguren.com鲁ICP备2022001862号-2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