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豨(西汉开国将领,叛汉自立代王)

陈豨

陈豨(xī)(?—公元前196年),宛朐县(今山东省菏泽市西南)人。西汉开国将领之一,起初不知是什么原因得以跟从刘邦,随同刘邦征战天下,平定赵、代时曾受韩信指挥。

汉高帝六年(公元前201年)正月,被封为阳夏侯。白登之围后,先后任代丞相、赵相国,统领天下精兵据守赵代两地边疆,防范匈奴。历经淮阴侯韩信的煽动、赵国相周昌的告发、汉高帝刘邦的猜忌和调查,心存不臣之心,最终被韩王信策反。

汉高帝十年(公元前197年)九月,陈豨兴兵叛汉,自封代王。与韩王信、匈奴势力联合。刘邦因此御驾亲征,合天下之兵,集结汉军多位名将兵马,共同前往征讨陈豨等人。

包括皇帝刘邦本人在内,已知参与征讨陈豨的将领有:燕王卢绾、右丞相郦商、太尉周勃、齐相国曹参、舞阳侯樊哙、颍阴侯灌婴、曲逆侯陈平、太仆夏侯婴、齐相国傅宽、车骑将军靳歙、将军郭蒙、将军刘泽、御史大夫赵等人。除了汉军还有梁、赵、齐、燕、楚等地的诸侯军队参与大战。

其他与陈豨有交战记录的将士有:梁国将军卫胠(qū)、将军陈错、河间郡守张相如、郎中公孙耳、上党郡守孙赤、将军高邑、廷尉宣义、上党郡守任敖、河间郡守赵衍、太仆公上不害、都尉吕臣、中厩令秋彭祖、郎中许倩、卫将军王恬开。

汉高帝十二年(公元前196年)冬,陈豨遭到周勃和樊哙率领的军团合攻,兵败于灵丘,被汉军郎中公孙耳追击斩杀。

陈豨之乱先后牵扯多位异姓诸侯王,汉军中则有多位将领通过对陈豨的作战而以军功封侯,足以证明其反叛影响之大。

本 名:陈豨
所处时代:战国→秦朝→西汉
民族族群:华夏族
出生地:宛朐(yuān qú)
出生日期:未知
逝世日期:公元前196年
官 职:特将→郎中→游击将军→巨鹿守/代丞相→赵相国
爵 位:阳夏侯→代王
主要成就:率领天下精兵为汉朝镇守北方边境:叛汉自立,与天下名将在北地交战;撬动天下之形势,牵连列国诸侯王。

人物生平

率军投刘

陈豨(xī,音希),是战国末年魏国宛朐县人,早年事迹不详。

秦王政五年(公元前242年),秦将蒙骜率军攻略魏国城池二十座,首次设置东郡。

秦王政二十二年(公元前225年),王贲率领秦军攻灭魏国。陈豨所在的宛朐县后来一直隶属于秦朝东郡治下。

秦二世胡亥二年/前元年/武安侯刘邦元年(公元前208年),秦国将领章邯攻灭张楚王陈胜、魏王魏咎,打下魏国。刘邦集团与章邯的秦军交战,并将之击破,刘邦部队在光复魏地期间袭取宛朐(yuān qú)。陈豨于此年以特将身份独自率领将士五百人,在宛朐县加入刘邦阵营。

受封为侯

秦王子婴元年/前三年/武安侯刘邦三年(公元前206年),刘邦西进破秦,驻兵霸上,秦国灭亡后刘邦被分封为汉王,陈豨与樊哙、周勃、曹参、夏侯婴、靳歙、周緤等功臣将领被赐爵为侯。是史书记载里少数几位在霸上时期即明确封侯的人,陈豨此时的侯名失考。此年入关封侯者,其爵位性质多属于关内侯,有封号而无封国。

汉王刘邦三年(公元前204年),刘邦增补三万人给韩信平定各国。陈豨以游击将军的身份,自领一路兵马随韩信、张耳平定代地(代王陈馀)。

汉王刘邦五年二月甲午日(公元前202年2月28日),刘邦在氾水北岸称帝。

汉高帝五年七月(公元前202年7月24日~8月21日),燕王臧荼(zāng tú)反叛,刘邦亲自领兵征讨,陈豨一同参与击破臧荼势力。

汉高帝六年正月丙午日(公元前201年3月6日),这一天陈豨与张良、萧何樊哙、周勃等十三位开国元勋被正式确立列侯爵位和封邑,陈豨被封为阳夏侯,其食邑数量失考。

领督赵代

汉高帝六年四月(公元前201年5月14日~6月12日),楚王韩信被夺去兵权带到洛阳,降格为淮阴侯。

汉高帝六年九月(公元前201年10月9日~11月6日),匈奴包围韩王信的都城马邑,韩王信最终投降匈奴。

汉高帝七年冬天(公元前201年11月7日~前200年2月3日),由于韩王信在代国反叛,逃入匈奴。刘邦带领众将前去平城讨伐,被匈奴单于冒顿(mò dú)围困于白登山。早前在汉高帝六年正月壬子(公元前201年3月12日),刘邦已经封二哥刘仲为代王,刘邦从平城撤兵后,命二哥刘仲就国为代王来镇守。

刘邦从平城途经赵国,期间辱骂赵王张敖引起赵相贯高等人不满,之后经过洛阳回到长安,长乐宫落成,丞相以下官员都转移到长安办公。从洛阳迁都关中的政策也陆续完成,在洛阳的淮阴侯韩信也随同安置在长安。

汉高帝七年十二月(公元前200年1月5日~2月3日),匈奴进攻代国,代王刘仲弃国自己逃回洛阳,被贬为合阳侯。刘邦改立儿子刘如意为代王。

陈豨早年以郎中身份逐步封为列侯,由于代地与匈奴接壤,是非常重要的地方,刘邦觉得陈豨素来办事可靠,让陈豨以列侯身份任职代丞相,去督统赵、代两国的边防部队,北方边境的军队全都归他统领。

淮阴密谋

陈豨被任命为代丞相,前去向淮阴侯韩信辞行。韩信拉着他的手避开左右侍从在庭院里漫步,仰望苍天叹息说:“你可以和我聊一聊吗?有些话想对你说。”陈豨说:“任凭将军吩咐!”

韩信说:“您镇守的地区,是天下精兵聚集的地方;而您,是陛下信任宠幸的臣子。如果有人告发说您反叛,陛下一定不会相信;再次告发,陛下就怀疑了;三次告发,陛下必然大怒而亲自率兵前来围剿。我为您从中央起事,天下就可以取得了。”陈豨一向知道韩信的雄才大略,深信不疑,说:“谨遵将军教诲!”

军权独大

汉高帝八年冬天(公元前200年10月28日~前199年1月23日),刘邦率军东进,在东垣攻打韩王信的残余反寇。刘邦从东垣返回,赵王张敖进献赵美人侍寝。赵相贯高在柏人县谋划刺杀刘邦未成,次年被告发。

汉高帝九年正月(公元前198年2月12日~3月13日),刘邦将赵王张敖降格为宣平侯,赵相贯高自杀。改封代王刘如意为赵王,任命御史大夫周昌为赵国丞相。

刘如意因年幼留在长安,周昌就任赵丞相在赵国总执政事。代国王位空置,不再设代丞相,陈豨转任赵相国在代地总领兵事。加之赵国原本的掌权大臣贯高等人被废死,陈豨接手赵国军部空隙,由统领赵代边境兵马变成统领赵代全境兵马,麾下军力进一步扩大,成为独掌赵代两国精兵的地区实权者。

门客千乘

陈豨在年少的时候,常常称颂和钦慕魏公子信陵君,等到后来他率领军队守卫边疆,便学信陵君的做法招集宾客,礼贤下士。

陈豨曾经休假回乡路过赵国,赵国相周昌看到陈豨的随行宾客坐有一千多辆车子,把邯郸所有的官舍全部住满。而陈豨对待宾客用的是平民百姓之间的交往方式,每次都谦逊恭敬,屈尊待人。等陈豨回到代国,周昌请求进京朝见。见到刘邦之后,周昌把陈豨宾客众多、在外独掌兵权好几年、恐怕会有变故等事全盘说出。

刘邦于是命人追查陈豨留居代地的宾客在财物等方面违法乱纪的事,其中不少事情牵连到陈豨。陈豨感到害怕,暗中派门客到韩王信的将领王黄、曼丘臣那里联络消息。

自立为王

汉高帝十年七月(公元前197年7月28日~8月25日),刘邦的父亲刘太公去世,刘邦派人召陈豨进京,但陈豨称自己病重。韩王信命令王黄等人劝说和误导陈豨。

汉高帝十年九月(公元前197年9月25日~10月23日),陈豨便与王黄等人一同反叛,自立为代王,劫掠赵、代两地。

刘邦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说:“陈豨曾经给我做事,很有信用。代地我认为是很重要的地方,所以封陈豨为列侯,以相国的身份镇守代地,如今他竟然和王黄等人劫掠代地!但是代地的官吏和百姓并没有罪,全都赦免他们。”于是一律赦免了被陈豨所牵累而进行劫掠的赵、代官吏。

刘邦亲自率领兵马前往讨伐陈豨,淮阴侯韩信托病没有随从。暗中派人到陈豨那里说:“只管起兵,我在这边协助您。”韩信于是和家臣密谋,夜里假传诏书赦免各官府服役的罪犯和奴隶,打算发动他们去袭击吕后和太子刘盈。部署已定,只等陈豨的消息。

对峙邯郸

刘邦到达邯郸后高兴地说:“陈豨不在南面占据漳水,北面守住邯郸,由此可知他不会有所作为。”赵国相周昌上奏请求把常山的郡守、郡尉斩首,说:“常山郡共有二十五座城池,陈豨反叛,失掉了其中二十座。”刘邦问:“郡守、郡尉反叛了吗?”周昌回答说:“没反叛。”刘邦说:“这是实力不足的缘故。”最终赦免了他们,同时还恢复了他们的守、尉职务。

刘邦问周昌说:“赵国还有能带兵打仗的壮士吗?”周昌回答说:“有四个人。”然后让这四个人拜见刘邦,刘邦一见便破口大骂道:“你们这些臭小子也能带兵打仗吗?”四个人惭愧地跪伏在地上。但刘邦还是各封给他们一千户的食邑,任命为将。

左右近臣谏劝道:“有不少人跟随您进入蜀郡、汉中郡,其后又征伐西楚,有功却未得到普遍封赏,现在这几个人有什么功劳而予以封赏?”刘邦说:“这就不是你们能懂的了!陈豨反叛,邯郸以北全都被他所占领,我用紧急文告来征集天下各地的军队,但至今仍未有人到达,现在可用的就只有邯郸一处的军队而已。我何必要吝惜封给四个人的四千户,不用它来抚慰赵地的年轻人呢!”近臣们应声道:“对啊!”于是刘邦又问:“陈豨的将领都有谁?”近臣们回答说:“有王黄、曼丘臣,以前都是商人。”刘邦说:“我知道该怎么应付了。”于是各自悬赏千金来求购王黄、曼丘臣等将领的人头。又拿出许多金钱来诱降陈豨的部将,很多人因此投降。

刘邦征集天下之兵时,也向梁王彭越征兵,但是彭越自称生病,只派出将领(卫胠)带着军队到邯郸,刘邦为此非常生气。

名将围剿

刘邦在邯郸讨伐陈豨等人还没有结束,陈豨的将领侯敞带领一万多人流动作战,王黄驻军曲逆。舞阳侯樊哙攻打陈豨与曼丘臣军队,在襄国县开战,攻破柏人县,以先锋部队最先登城破门。平定清河郡、常山郡等地二十七个县。太仆夏侯婴参与对陈豨部队的作战,陷阵杀敌。曲逆侯陈平以护军中尉身份从军征战,御史大夫赵也随同刘邦征伐。

汉高帝十一年冬天(公元前197年11月23日~前196年2月18日),颍阴侯灌婴率领汉军在曲逆城下击败陈豨的丞相侯敞,麾下士卒斩杀了侯敞和五名特将。车骑将军靳歙统率梁、赵、齐、燕、楚等诸侯国的车骑部队,分路进攻陈豨的丞相侯敞的部队,将他们击破,因而迫使曲逆城投降。陈豨的将领张春渡过黄河进攻聊城,汉派将军郭蒙与齐国的将领出击,把他们打得大败。齐国相国曹参在聊城攻破陈豨的将领张春的部队。汉军斩首一万多人。打下曲逆县后,灌婴又平定了卢奴县、上曲阳县、安国县、安平县等周边城邑。

汉高帝十一年十二月(公元前196年1月21日~2月18日),陈豨的将领赵王后裔赵利防守东垣县,刘邦亲自攻打东垣。一个多月后,赵利的士卒辱骂刘邦,刘邦十分气愤。右丞相郦商、颍阴侯灌婴 也一同参与了东垣之战。樊哙攻打东垣,升为左丞相。

东垣投降后,凡是骂刘邦的士卒一律斩首,其他没骂的士卒则处以黥刑,在脸上刺字,并把东垣改名真定。

牵连数王

汉高帝十一年春正月(公元前196年2月19日~3月20日),旧楚王韩信在长安谋反的密谋被告发,吕后想召韩信入宫,又怕韩信和他的党羽不到位,于是和萧何合谋,假装让人从刘邦那边回来,宣告陈豨已败亡,召令列侯、群臣入宫庆贺,最终韩信被设局杀死在长乐宫钟室,夷灭三族。

汉高帝十一年春天(公元前196年2月19日~5月18日),韩王信再次与匈奴骑兵入侵驻扎在参合县,与汉军对峙。

太尉周勃经由太原郡进军征讨代地,到达韩王信的旧都马邑,久攻不下,将马邑屠城。所部士卒杀死了陈豨的将军乘马絺(chī),在楼烦击破代王陈豨、韩王信、赵王赵利的部队。活捉了陈豨的将领宋最、雁门郡守圂(hùn)。乘势转攻云中郡,擒获了郡守遬(sù)、丞相箕肆(jī sì)、将领勋。平定雁门郡十七县,云中郡十二县。

左丞相樊哙攻破尹潘军于广昌、俘虏綦毋卬(qí wú áng)于无终。在代郡南边击破陈豨别将匈奴人、王黄的军队,趁机攻打韩王信军队于参合,军团所部将士(将军柴武)斩杀韩王信。

齐相国傅宽随军攻打陈豨,归属太尉周勃指挥,之后以齐相国身份代替左丞相樊哙指挥攻打陈豨。

汉高帝十一年夏天(公元前196年5月19日~8月15日),梁王彭越因与梁国太仆有矛盾,被太仆上告谋反,再加上之前讨伐陈豨时不听调令,刘邦于是派人逮捕彭越,贬为庶民,原本是将彭越流放蜀地青衣县,

但是因为吕后的中途介入,彭越最终被夷灭三族,做成肉酱分发给诸侯,淮南王英布因此大为惊恐,秘密集结军队警戒邻国郡县的紧急情况。

汉高帝十一年秋天(公元前196年8月16日~11月11日),刘邦从南面邯郸攻击陈豨军队,燕王卢绾亦率兵从东北攻打陈豨,当时陈豨派遣王黄求救于匈奴,卢绾原本要派人阻止,但后来被手下张胜说服,派人勾结匈奴与陈豨,意图养寇自重,想让陈豨长久流亡在外,在边界造成连年不绝的冲突,保障各自的权势与性命。

汉高帝十一年七月(公元前196年8月16日~9月13日),淮南王英布造反,向东进兵攻杀荆王刘贾,吞并其领地,往北渡过淮河,楚王刘交逃往薛县。刘邦带病亲自领兵前往讨伐英布。

汉高帝十二年十月(公元前196年11月12日~12月11日),刘邦在会甀(zhuì)击败英布,英布逃走。之后英布受到当时的长沙王吴臣之子吴回的诱骗,最终被斩杀于番阳(pó yáng)。

兵败身亡

周勃军团再次在灵丘攻打陈豨,把陈豨击溃,俘获陈豨的丞相程纵、将军陈武、都尉高肆。平定代郡九县。樊哙军团在横谷(今河北省蔚县西北)击溃陈豨的匈奴骑兵部队,斩杀将军赵既,俘虏代国丞相冯梁、郡守孙奋、大将王黄(被将军刘泽擒获)、将军大将一位、太仆解福等十人,与诸将共同平定代地乡邑七十三个。

王黄、曼丘臣的部下所有被悬赏通缉的,一律都被活捉,因此陈豨的军队也就溃败了。

刘邦回到洛阳后说:“代郡地处常山的北面,赵国却从山南来管控它,太遥远了。”于是就封儿子刘恒为代王,起初定都晋阳,后改定都中都。代郡、雁门郡都隶属代国。以傅宽代替陈豨原有的职务,成为代相将屯监边。

汉高帝十二年冬天(公元前196年11月12日~前195年2月8日),樊哙所部将士(郎中公孙耳)追击陈豨,在灵丘将他斩首。

人物评价

  • 贾谊:我私下里考究以前的事件,大体上是势力强大的先造反;韩信统治着楚国,势力最强,就最先反叛;韩王信依靠了匈奴的力量,就也反叛了;贯高借助了赵国的资源,又反叛了;陈豨部队精锐,也反叛了;彭越执掌梁国,也反叛了;黥布执掌淮南国,也反叛了;卢绾的燕国势力最弱,最后反叛。长沙国仅有二万五千户食邑,功劳很少而保全得最完善,权势最小而对汉朝最忠顺,这不只是由于性情和别人不同,也是由于形势使他这样。倘若让樊哙、郦商、周勃、灌婴占据几十座城为王,那现在他们由于作恶而亡国,也是可能的。倘若让韩信、彭越这类人安居于彻侯(列侯)的地位,即便到了今天得以保全,也是可能的。
  • 司马迁:陈豨年轻时,每每称赞、钦慕魏国公子信陵君魏无忌;等到后来他率领军队守卫边疆,招集宾客,礼贤下士,名声盖过了实际地位。周昌怀疑他,许多过失也就从这里产生了,由于害怕灾祸临头,奸邪小人又乘机进说,于是最终使自己陷于大逆不道的境地。哎呀真是可悲啊!可见谋虑的成熟与否和成败如何,对一个人的影响太深远了!
  • 李世民:至于像赵高、韩信、黥布、陈豨之辈,这都是他们自己犯下严重的罪过 ,不是君主滥杀他们啊。
  • 王义方:从前误判了四凶,汉高祖误判了陈豨,光武帝误判了庞萌,魏武帝误判了张邈。他们都是圣明杰出的君主,但也都是失误在前而成功在后。

侯国世系

阳夏侯国,以封地县名侯,阳夏(yáng jiǎ)在今河南省周口市太康县。汉高帝十年(公元前197年),陈豨反叛,阳夏侯国被撤销,恢复为县。

轶事典故

反叛逸闻

宋代高承编撰的《事物纪原》、元代林坤辑集的《诚斋杂记》中都记载了一则逸闻:韩信与陈豨约定从中央起事,于是发明制作出纸鸢(即风筝)放在空中,用来测量未央宫的距离,谋划穿凿地道进入宫中。

民间创作

宋代话本《新编五代史平话》中记述了宋时民间的一段艺术创作,话本中让韩信托生为曹操,彭越托生为孙权,陈豨托生为刘备,三人共同划分了汉家天下,鼎立三国。此民间故事还有其它版本,流传到明朝时期,小说家冯梦龙在《喻世明言》中再创作为:韩信托生为曹操,英布托生为孙权,彭越托生为刘备

相关争议

“巨鹿守”与“代相”

司马迁《史记》称陈豨辞别韩信时是拜为巨鹿守,班固《汉书》同一段则称代相。

①按当时韩王信已破代入赵,入寇东垣,逼近赵王张敖的都城邯郸,陈豨临危受命,或为代相兼治巨鹿郡,统领督导赵代两国军队退敌,陈豨的战时治所应设置于临近邯郸东北面的巨鹿以联兵据守,故当时可称代相亦可称巨鹿守。

②陈豨在高祖从平城返回时被任命监守边境,若以其早年曾随张耳、韩信平定代地,平城之战前或许已经是赵国巨鹿守,故得以领赵地兵马随高祖征讨平城,因用兵可靠进而被委任为代相守边。

反叛时的职务

《汉书·高帝纪》称陈豨为代相国,《汉书·韩彭英卢吴传》称为代相监边,《史记·韩信卢绾列传》和《史记·高祖功臣侯者年表》则称其为赵相国。职务记载略有冲突,据考证《汉书·高帝纪》所谓的“代相国”实为“代丞相”,当初刘如意封代王未就国,陈豨以代丞相身份统理代国军政,后来刘如意迁赵,周昌任赵丞相,代国无王,不再设代丞相,陈豨转任赵相国继续辅佐。

所以当时陈豨的实际职务先是“代丞相”,继而迁任“赵相国”,最终以赵相国的身份在代地反叛。

列侯的受封时间

按《史记·高祖功臣侯者年表》记载,高祖六年,陈豨与一众功臣皆被赐爵,依照往日军功,正式确立爵位和食邑,陈豨被封为阳夏侯,其封地在阳夏县,按秦末汉初实行二十等爵制,以县为封地是列侯的特征,所以陈豨在高祖六年就已经是列侯。

但《史记·韩信卢绾列传》则称陈豨是在高祖七年白登之围后才封为列侯,时间记载上有所矛盾,由于《史记·高祖功臣侯者年表》封侯时间精确到年月日,且有同日封侯者佐证,更为确切,所以相关考证以陈豨在高祖六年封列侯为准。

或是高祖六年时即封为列侯,白登之围后所谓封列侯实为在原有基础上加封食邑,当时封侯者的食邑并非一成不变,也有依照后续军功益封食邑者。

身死之地两说

《史记》中陈豨的身死之地有两种说法:一说在灵丘县,一说在当城县。

《史记·高祖功臣侯者年表》:“汉杀豨灵丘。”《史记·周勃世家》:“因复击豨灵丘,破之,斩豨。”《史记·韩信卢绾列传》:“高祖十二年冬,樊哙军卒追斩豨于灵丘。”这三处都记载陈豨身死之地是在灵丘县。

《史记·高祖本纪》则记载:“樊哙别将兵定代,斩陈豨当城。”仅有此处说陈豨死于当城县。

《汉书》中则对陈豨的记载进行了缩减,其人生落幕仅在《汉书·高帝纪》中记载为:“周勃定代,斩陈豨于当城。”

删略了樊哙军团与灵丘县之说,而称周勃军斩杀陈豨于当城县,亦未见采纳原始的功臣表资料。

时间记载差异

陈卢勾连时间

《史记·韩信卢绾列传》称:“汉十一年秋,陈豨反代地,高祖如邯郸击豨兵,燕王绾亦击其东北。”该时间记载恐误,高祖十一年秋刘邦已前往平定英布,陈豨之反在高祖十年九月,刘邦入邯郸并召集天下之兵在高祖十年秋,所以卢绾按理早在十年秋就已响应刘邦发兵,则卢绾与陈豨的勾连或应提早一年。故《史记·韩信卢绾列传》中记载的“汉十一年秋”应是“汉十年秋”传抄所误。

陈豨死亡时间

《史记·高祖功臣侯者年表》中记载的参与对陈豨作战的汉军将领,如张相如、公孙耳、孙赤、高邑、赵尧、宣义、任敖、公上不害、赵衍、吕臣、秋彭祖等人的封侯时间都集中在汉高祖十一年(公元前196年1至5月不等),可知最晚在高祖十一年夏天,参与平定陈豨的将领们的军功就已经统计完毕,并封赏侯爵、确定食邑。其中公孙耳更是斩杀陈豨者,那么陈豨之死或应在“高祖十一年冬”,而非《史记·韩信卢绾列传》记载的“高祖十二年冬”。

关联诗词

《韩信》

【作者】黄庭坚 【朝代】北宋

韩生高才跨一世,刘项存亡翻手耳。

终然不忍负沛公,颇似从容得天意。

成皋日夜望救兵,取齐自重身已轻。

蹑足封王能早寤,岂恨淮阴食千户。

虽知天下有所归,独怜身与哙等齐。

蒯通狂说不足撼,陈豨孺子胡能为。

予尝贳酒淮阴市,韩信庙前木十围。

千年事与浮云去,想见留侯决是非。

丈夫出身佐明主,用舍行藏可自知。

功名邂逅轩天地,万事当观失意时。

《陆贾二首其一》

【作者】刘克庄 【朝代】南宋

田横死士今亡矣,陈豨从车安在哉。

独有尉佗尚黄屋,故应两费陆生来。

《咏史》

【作者】陈耆卿 【朝代】南宋

赤族诚非汉道洪,违时贾祸亦缘公。

最怜老却从陈豨,不道先曾辟蒯通。

《咏史上·韩信三首其一》

【作者】陈普 【朝代】南宋

良日登坛计策行,酸咸甘苦共杯羹。

不须握手师陈豨,修武高眠已合烹。

《读韩信传》

【作者】张弘范 【朝代】元

一怒燕齐楚赵收,将军今古果谁俦?

后来肯为陈豨计,先日何辞蒯彻谋。

自是多能惭哙等,何能轻举学留侯。

可怜一片肝肠铁,却使终遗万古羞。

《韩信》

【作者】李昱 【朝代】元末明初

蓐食相过识者稀,时因漂母念寒微。

设坛拜将功虽称,蹑足封王祸已机。

既以解衣辞武涉,如何挈手教陈豨。

藏弓烹狗寻常事,青史千秋有是非。

《韩信》

【作者】洪春 【朝代】明

若使英雄早见机,奇谋肯立汉邦基;

囊沙破敌功虽大,蹑足封齐事已非。

既已无心从蒯彻,何缘执手教陈豨;

未央宫里当时事,千载令人泪湿衣。

《题韩信庙》

【作者】骆用卿 【朝代】明

逐鹿中原汉力微,登坛顿蹙楚军威。

足当蹑后犹分土,心未猜时尚解衣。

毕竟封侯符蒯彻,几曾握手到陈豨。

英魂漫洒荒山泪,秋草长陵久落晖。

《淮阴侯祠》

【作者】徐渭 【朝代】明

荒祠几树垂枯枣,黄泥落尽朱旗纛。

花桐漆粉缀须眉,犹是登坛人未老。

半生作计在鱼边,才得河堤老妇怜。

谁知一卷长竿去,唾取真王只五年。

暗中朱碧知谁是,浊水浑鱼每相似。

当时密语向陈豨,更谁传向他人耳。

丈夫勋业何足有,为虏为王如反手。

提取山河与别人,到头一镬悲烹狗。

史料记载

  • 《史记·卷九十三·韩信卢绾列传第三十三》(参见:韩信卢绾列传,其余事迹散见高祖本纪、诸将列传、功臣表等。)
  • 《汉书·卷三十四·韩彭英卢吴传第四》(参见:韩彭英卢吴传,其余事迹散见高帝纪、诸将传记、功臣表等。)
本文转自百度百科,如有侵权,请联系(service@soogu.ren)删除!

四十八史
热门人物
  • 曹参

    曹参

    曹参(?—公元前189年),字敬伯,泗水郡沛县(今江苏省徐州……

  • 朱元璋

    明太祖朱元璋

    明太祖朱元璋(1328年10月21日—1398年6月24日)……

  • 李世民

    唐太宗李世民

    李世民(599年1月23日【一说598年1月28日】—649……

  • 谯周

    谯周

    谯周(201年—270年),字允南,巴西郡西充国县(今四川西……

  • 岳飞

    岳飞

    岳飞(1103年3月24日—1142年1月27日),男,字鹏……

Copyright © Soguren.com鲁ICP备2022001862号-2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