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起(战国时期政治家、军事家)

吴起

吴起(?-前381年),卫国左氏(今山东省定陶县西)人。中国战国初期军事家、政治家、改革家,兵家代表人物之一。

吴起早年学儒术于曾申门下,后弃儒学兵。最初在鲁国时,受命指挥鲁军大败齐国。之后前往魏国,得到魏文侯重用。他指挥魏军屡次击败秦国,占领河西之地,为首任西河郡守,同时改革兵制,创建魏武卒,“与诸侯大战七十六,全胜六十四”。后因魏武侯猜疑而转投楚国,被楚悼王任命为令尹,进行变法。经过大刀阔斧的改革,在短时间内成功增强了楚国国力,使楚国出现“南平百越,北并陈蔡,却三晋,西伐秦”,一度大败魏国,“马饮于大河”的强盛局面。前381年,楚悼王逝世,吴起因厉行变法而得罪守旧贵族,惨遭杀害。

吴起历仕鲁、魏、楚三国,通晓兵、法、儒三家思想,在内政及军事上都有极高的成就,与孙武并称“孙吴”。其所著《吴子》在中国古代军事典籍中占有重要地位。唐肃宗时,位列武成王庙内,成为武庙十哲之一。宋徽宗时追封广宗伯,成为武庙七十二将之一。

(图来源片:明人绘吴起像)

本 名:吴起
别 名:吴子
所处时代:战国初期(鲁国→魏国→楚国)
民族族群:华夏族
出生地:卫国左氏
逝世日期:公元前 381年
主要作品:《吴子兵法》
职 业:军事家、政治家、改革家
官 职:西河守(魏),令尹(楚)
爵 位:广宗伯(宋追封)
主要成就:在魏创立武卒制,夺秦之河西之地;在楚国进行吴起变法,为楚扩展疆域;先秦兵家的代表人物之一

人物生平

弃儒学兵

吴起出生在战国初期卫国一个“家累万金”的富有家庭。为了在政治上求得发展,曾到处奔走寻找门路,花了不少钱,弄得倾家荡产,也没得到一官半职,遭到乡人的讥笑、诽谤。吴起为此气愤不过,杀了诽谤他的三十多个人。在临逃走时,他对母亲发誓说:“不当卿相,决不回卫。”吴起先去孔门弟子曾参之子曾申门下学习儒术。

母亲去世后,吴起没有按照儒家忠孝的信条回家奔丧守孝。曾申认为他不孝,不配作儒家的门徒,跟吴起断绝了师生关系。此后,吴起弃儒学兵。

侍奉鲁君

鲁元公十七年(前412年),齐宣公发兵攻打鲁国。鲁元公想任用吴起,但吴起妻子是齐国人,元公疑。吴起渴望功成名就,于是杀掉妻子表示不偏向齐国(关于杀妻一事,仅见《史记》,时代更早的《韩非子》载为他事休妻,且为离卫而非求将于鲁)。元公任命吴起为将,大败齐军。后来鲁人向元公进谗,认为吴起为人“猜忍”,且过大的战果容易招致“诸侯图鲁”,又任用吴起,将得罪于鲁的兄弟之国卫。而元公心中也对吴起产生了怀疑,遂辞谢吴起,不授其官职。此后,吴起的主公季孙氏因懈怠宾客被杀害,经人劝说,吴起离开鲁国。

大破秦军

离开鲁国之后,吴起听说魏文侯贤明,于是前往魏国投靠魏文侯。魏文侯询问大臣李克的意见,李克认为吴起虽“好色”,但用兵连司马穰苴都不能相比。大约在魏文侯三十八年(前409年),魏文侯任命吴起为主将,命他攻克秦国河西地区的临晋、元里并筑城。次年(前408年),吴起再次率军攻打秦国,一直打到郑县。而秦国只能退守至洛水,沿河修建防御工事加以防守。在与秦军作战期间,吴起从不自视比普通士卒高人一等,夜晚就睡在不加平整的田埂上,用树叶遮盖身体来躲避霜露的侵袭。这样加上魏文侯三十五年(前412年)被公子击占领的繁庞(今陕西韩城东南),魏国全部占有原本属于秦国的河西地区,并在此设立西河郡。经国相翟璜推荐,由吴起担任首任西河郡守。

吴起担任西河郡守期间,向孔子的弟子、当时居于西河的子夏学习儒家思想,并改革魏国兵制,创立武卒制。吴起担任西河郡守期间,为抵御秦国的进攻,修筑了吴城(今山西孝义西南)。

魏武侯七年(前389年),秦惠公出兵五十万,攻打魏国的阴晋。吴起亲自率领其中没有立过军功的五万人,外加战车五百辆、骑兵三千大败秦军。

吴子》称吴起在河西期间,“与诸侯大战七十六,全胜六十四,余则钧解。辟土四面,拓地千里,皆起之功也”。虽有夸大,但亦见其战功之卓著。

魏武侯九年(前387年),魏武侯以吴起为将,率军讨伐齐国直至灵丘(今山东滕县)。

变法强楚

约在魏武侯九年(前387年)左右,吴起遭到王错(一说公叔痤)的谗害,受到武侯的猜疑,于是离开魏国,向南投奔楚国。

楚悼王得到吴起后,任命他为宛城守,防御韩、魏。一年后升任令尹。担任令尹后的吴起在楚国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具体措施有:

制定法律并将其公布于众,使官民都明白知晓。

凡封君的贵族,已传三代的取消爵禄;停止对疏远贵族的按例供给,将国内贵族充实到地广人稀的偏远之处。

淘汰并裁减无关紧要的官员,削减官吏俸禄,将节约的财富用于强兵。

纠正楚国官场损公肥私、谗害忠良的不良风气,使楚国群臣不顾个人荣辱一心为国家效力。

统一楚国风俗,禁止私人请托。

改“两版垣”为四版筑城法,建设楚国国都郢(今湖北江陵西北)。

经过吴起变法后的楚国国力强大,向南攻打百越,将楚国疆域扩展到洞庭湖、苍梧郡一带。楚悼王二十一年(前381年),楚国出兵援助遭魏国攻击的赵国,与魏军大战于州西(今河南武陟西南)。楚军穿越梁门(位于大梁西北的关塞),驻军林中(位于梁门以北),饮马于黄河,切断魏国河内郡与首都安邑(今山西省夏县)的联系。赵国借助楚国的攻势,火攻棘蒲(今河北魏县南),攻克黄城(今山东冠县),楚、赵两国大败魏军。此时,诸侯都畏惧楚国的强大,这是吴起在楚变法后所取得的大胜利。

但是,吴起在变法中,曾遭到楚国旧贵族的反对,史称贵人“皆甚苦之”。甚至连改变“两版垣”的简陋建筑方法也“见恶”。还在出行巡视时遇到大臣屈宜臼的言语攻击。尽管吴起坚持变法,取得了成效,但他进行的种种措施触犯了旧贵族的利益,招致了他们的怨恨,为自己埋下了杀身之祸。

惨遭杀害

楚悼王二十一年(前381年),就在楚军于前线接连获胜之际,楚悼王去世。吴起前往治丧处,被心怀不满的楚国贵族们用箭射伤。吴起大叫着说:“我让你们看看我是如何用兵的。”他拔出箭逃到楚悼王停尸的地方,将箭插在楚悼王的尸体上,马上喊道:“群臣作乱,谋害我王。”贵族在射杀吴起的同时也射中了楚悼王的尸体。按照楚国法律的规定,“丽兵于王尸者”,将被诛灭三族。新即位的楚肃王根据此规定,命令尹把射杀吴起时射中楚悼王尸体的人全部处死,受牵连被灭族的有七十多家。《吕氏春秋·贵卒》的作者认为:“吴起之智可谓捷矣。”吴起的尸身也被处以车裂肢解之刑。吴起死后,他在楚国的变法宣告失败。

唐朝上元元年(760年),唐肃宗追封姜尚为武成王,以历代良将“为十哲象坐侍”于武成王庙,吴起便是其中之一。及至宋代宣和五年(1123年),宋室依照唐代惯例,仍以古代的七十二位名将从祀武成王庙,其中包括吴起。同时,吴起还被追封爵位为广宗伯。在宋明时期成书的《十七史百将传》《广名将传》等,亦将吴起列于其中。

主要影响

政治改革

在楚国时,作为令尹的吴起全力辅佐楚悼王进行变法。他变法原则有三条:

  • 一是“均楚国之爵而平其禄”。具体做法是取消封君(贵族)三世以后子孙的“爵禄”,降低官吏的俸禄;
  • 二是“损其有余而继其不足”。即剥夺一些旧贵族的“有余”来补充新兴地主的“不足”,逐步废除旧贵族的世卿世禄制;
  • 三是“厉甲兵以时争于天下”,即加强对军队训练,在战争中“进有重赏,退有重刑”。用一支能征善战的强大的军队争夺天下。

吴起确立变法原则之后,在楚国大刀阔斧地进行了改革:

  • 为了能自上而下加以贯彻,吴起首先主张“明法审令”,厉行“使私不害公,谗不蔽忠,言不敢苟同,行不敢苟容,行义不顾毁誉”的“法治”;
  • 其次,实行“增收节支”的方略。增收,通过“捐不急之官”,即卖掉不重要的闲职官位来增加政府的财政收入。而节支,即“废公族疏远者”,也就是废除那些非楚王直系的贵族的政治地位和经济保障,同时裁减群臣的俸禄,精简“无能”“无用”的官员,裁撤不急之官,把节省下来的开支用于“抚养战斗之士,要在强兵”。通过这一方略,为楚国的“强兵”之路提供了有力的经济保障;
  • 再次,强兵以“破横散纵”。在外交上,吴起以楚国军事实力的崛起替代纵横家游说之言。换言之,建立在“强兵”基础上的楚国外交,不再需要纵横家的调停和斡旋。因此他“破横散(纵),使驰说之士无所开其口”,以此禁止纵横家游说,防止内外勾结。吴起的强兵之策,建立在他擅长的军事谋略上,当是其长项。

按照《韩非子》的说法,则吴起在楚国的变法,仅仅实行了一年左右,就因支持他变法的楚悼王的驾崩而终结。但这么短时间的变法,收效却十分显著,使楚国迅速发展,出现了“南平百越,北并陈蔡,却三晋,西伐秦”,一度大败魏国,“马饮于大河”的强盛局面,各诸侯国为之震惊。到吴起死后,后人也有“楚不用吴起而削乱”的看法。

军事思想

吴起的军事思想主要集中于《吴子》。在《吴子》中,吴起主张把政治和军事结合起来,对内修明文德,对外做好战备,两者必须并重,不可偏废。在政治、军事并重的前提下,吴起更重视政治教化,用道、义、礼、仁治理军队和民众。吴起还从战争起因上将战争分为义兵、强兵、刚兵、暴兵、逆兵等不同性质,主张对战争要采取慎重的态度,反对穷兵黩武。

《吴子》“反映了新兴地主阶级的战争理论、军队建设和作战指导方面的观点”,在中国古代军事典籍中占有重要地位。吴起也因其在中国军事史上的重要地位,与春秋时代的军事家孙武并称“孙吴”。

学术贡献

吴起学于儒门,深通兵法,又为战国法家之先驱,其思想具有兼融儒法诸家的特点。一方面,吴起秉持儒家德治理念,向魏武侯阐述了治国“在德不在险”的理念。另一方面,吴起变法“一楚国之俗”,展露出明法审令、信赏必罚、持势任术、立公弃私的法家思想。同时,作为《左传》撰定者,吴起的史家特质显现出思想话语的多样性,其发微春秋“元年”大义,向君王陈述治国之本,正折射出儒法两家思想在维系君权秩序价值方面所由通。这种“宗儒任法”的思想形态,在战国由儒入法的思想史历程中具有转捩意义。

历史评价

  • 李悝:起贪而好色,然用兵司马穰苴不能过也。
  • 临武君:夫兵之所贵者,势利也;所上者,变轴攻夺也。善用之者,奄忽焉莫知所从出,孙吴用之,无敌于天下。
  • 鲁仲连:食人炊骨,士无反北之心,是孙膑、吴起之兵也。
  • 孟子:善战,如孙膑、吴起之徒。连结诸侯,如苏秦张仪之类。
  • 范雎:吴起事悼王,使死不害公,谗不蔽忠,言不取苟合,行不取苟容,行义不图毁誉,必有伯主强国,不辞祸凶。
  • 蔡泽:吴起为楚悼罢无能,废无用,损不急之官。塞私门之请,壹楚国之俗,南攻杨越,北并陈、蔡,破横散从,使驰说之士无所开其口。
  • 韩非:楚不用吴起而削乱,秦行商君而富强。(《韩非子·问田篇》)
  • 尉缭子:有提十万之众而天下莫当者谁?曰桓公也。有提七万之众而天下莫当者谁?曰“吴起”也。有提三万之众而天下莫当者谁?曰武子也。
  • 《吴子·图国》:与诸侯大战七十六,全胜六十四,余则钧解。辟土四面,拓地千里,皆起之功也。
  • 贾谊《过秦论》:吴起、孙膑、带佗、倪良、王廖、田忌、廉颇、赵奢之伦制其兵。
  • 司马迁:①世俗所称师旅,皆道孙子十三篇,吴起兵法,世多有,故弗论,论其行事所施设者。语曰:“能行之者未必能言,能言之者未必能行。”孙子筹策庞涓明矣,然不能蚤救患於被刑。吴起说武侯以形势不如德,然行之於楚,以刻暴少恩亡其躯。悲夫!②非信廉仁勇不能传兵论剑,与道同符,内可以治身,外可以应变,君子比德焉。
  • 班固《汉书》:当时吴有孙武,齐有孙膑,魏有吴起,秦有商鞅,皆擒敌立胜,垂著篇籍。……世方争于功利,而驰说者以孙、吴为宗。……彼孙、吴者,上势利而贵变诈;施于暴乱昏嫚之国,君臣有间,上下离心,政谋不良,故可变而诈也、急城杀人盈城,争地杀人满野。孙、吴、商、白之徒,皆身诛戮于前,而国灭亡于后。报应之势,各以类至,其道然矣。
  • 曹操《举贤勿拘品行令》:吴起贪将,杀妻自信,散金求官,母死不归,然在魏,秦人不敢东向,在楚则三晋不敢南谋。
  • 曹丕《煌煌京洛行》:祸夫吴起,智小谋大。西河何健,伏尸何劣。
  • 葛洪《抱朴子》:孙吴韩白,用兵之圣也。
  • 司马贞《史记索隐》:吴起相魏,西河称贤;惨礉事楚,死后留权。
  • 张说《举陈光乘等表》:光乘积学而善谋,求之古人,吴起、韩信敌也。
  • 白居易《慈乌夜啼》:昔有吴起者,母殁丧不临。嗟哉斯徒辈,其心不如禽。
  • 唐彦谦《客中感怀》:贪名笑吴起,说国叹苏秦
  • 赵莹等《旧唐书》:凡言将者,以孙、吴、韩、白为首。
  • 曾巩《战国策目录序》:战国之游士则不然。不知道之可信,而乐于说之易合。其设心,注意,偷为一切之计而已。故论诈之便而讳其败,言战之善而蔽其患。其相率而为之者,莫不有利焉,而不胜其害也;有得焉,而不胜其失也。卒至苏秦、商鞅、孙膑、吴起、李斯之徒,以亡其身;而诸侯及秦用之者,亦灭其国。其为世之大祸明矣;而俗犹莫之寤也。
  • 张预《十七史百将传》:孙子曰:“视卒如爱子,故可与之俱死。”起与士分劳苦。又曰:“辅周则国必强。”起守西河而秦兵不敢东乡是也。
  • 徐钧《史咏诗集》:兵书司马足齐名,盟母戕妻亦骇闻。主少国疑身不免,先知已自服田文。
  • 于石《感兴五首·其一》:吴起为鲁将,杀妻殊不仁。乐羊伐中山,食子太无情。
  • 陈元靓《事林广记后集》:兵尽其法,士尽其力,西河建功,魏侯守国,旡以恃险,弗如在德,致君一言,干戈乃息。
  • 胡奎 《斗南老人集》:吴起好用兵,尝学曾子法。东出卫郭门,啮臂与母诀。鲁君不见用,杀妻与齐绝。将军自吮疽,士卒甘喋血。击秦拔五城,魏侯尚功烈。在德不在险,舟中尽吴越。孰云猜忌人,千载名不灭。
  • 李贽《墨子批选序》:吴起用之魏则魏强,用之楚而楚伯。
  • 程登吉《幼学琼林》:孙膑吴起,将略堪夸;穰苴尉缭,兵机莫测。
  • 黄道周《广名将传》:吴子忍人,怒诛笑谤。母死不归,杀妻求将。曾子薄之,鲁君疑放。然而用兵,穰苴不让。甘苦与同,士卒乐仗。守魏西河,秦畏东向。在德一言,圣贤度量。魏人忌之,去为楚相。北并南平,功在人上。惜犯贵宗,终令身丧。
  • 徐公修《史记百咏》:誓不成名死不休,杀妻求将世无俦。门离东郭抛慈母,郡守西河事武侯。北伐破齐兵法试,南来相楚战勋收。天资刻薄心猜忍,枉向曾参执贽游。
  • 丁耀亢《天史》:吴起,名将也。在德不在险之一言,亦似闻道者欤?急功名而杀其妻,何残贼乎!
  • 黄彭年《选将才》:同甘苦,问疾病,卒伍和睦,上下一心,宽也,吴起近之。
  • 郑观应《储将才论》:古之所谓将才者,曰儒将、曰大将、曰才将、曰战将。……孙膑、吴起、白起耿弇杨素、慕容绍宗、李光弼、马燧等,才将也。
  • 郭沫若在《青铜时代·述吴起》中称:吴起在中国历史上是永不会磨灭的人物,秦以前作为兵学家是与孙武并称,作为政治家与商鞅并称的。又在《十批判书·前期法家的批判》中认为:吴起的霸业如在楚国成功,后来统一中国的功名恐怕不必一定落在秦人的手里了。
  • 张舜徽《中华人民共和国通史》:他实行变法的时间虽不长,但对当时和后世的影响却很深远。战国初期,魏与楚先后成为强国,是和吴起进行变法分不开的。

主要作品

吴起所著兵书,被称为《吴子》(即《吴子兵法》)。其书问世之后广为流传,曾经达到“藏孙、吴之书家有之”的程度,但在流传的过程中经过了后人的增益和删改,且部分内容已经佚失。《汉书·艺文志》兵家权谋论著中记载吴起著有《吴起》48篇。后世将《吴子》与《孙子兵法》合称为《孙吴兵法》,北宋时期将《吴子》列入《武经七书》中。

现存《吴子》仅有6篇,包括《图国》(谈治国的理论、政策)、《料敌》(谈刺探敌情的方法)、《治兵》(谈治军标准)、《论将》(谈选拔将领的标准)、《应变》(谈临阵对敌时战术的运用)、《励士》(谈奖励将士的措施)这些篇目。也有观点认为此6篇内容“虽然保存有吴起的军事思想,但已不是原著”,系后人所托。

轶事典故

吴起为将

吴起做主将后,同最下等的士兵穿一样的衣服,吃一样的伙食,睡觉不铺垫褥,行军不乘车骑马,亲自背负着捆扎好的粮食和士兵们同甘共苦。一次,有个士兵生了恶性毒疮,吴起替他吸吮脓液。这个士兵的母亲听说后,就放声大哭。有人说:“你儿子是个小卒,将军却亲自替他吸吮脓液,怎么还哭呢?”那位母亲回答:“不是这个原因。往年吴公为他的父亲吸吮毒疮,他的父亲在战场上奋勇杀敌,很快就战死了。如今吴公又给我儿子吸吮毒疮,我不知道他又会在什么时候死在什么地方。因此,我才哭他啊。”

谏魏武侯

魏武侯曾向吴起询问国君继位后第一年称作“元年”的含义,吴起回答说:“元年就是国君必须要行事谨慎。”魏武侯问:“如何行事谨慎?”吴起说:“君主必须端正自身。”魏武侯又问:“君主应当怎样端正自身?”吴起回答说:“君主要明智,心智不明的话有什么办法能端正自身呢?那应当广开言路并从中选择,使自己的心智聪明。古代的君主一开始处理国政时,士大夫如有进言、士人如有请见、百姓如有请求,君主一定会满足他们,公族如果有人来请安问候一定接见他们,四方有人来投奔都不拒绝,这算是君主言路不受堵塞、双眼不受蒙蔽的方法;君主分赏俸禄必须要周到,使用刑罚必须要恰当,一定要宅心仁厚,时常惦记着百姓的利益,消除百姓的祸患,这样就不会失去民心;君主自身的作风要正派,亲信的大臣必须亲自挑选任用,大夫不能兼任其他的职务,管理百姓的权力不能掌握在一个家族手中,这样君主就不会失去权力,这都是《春秋》中的嘱托,也是君主继位后第一年必须要做的大事。”

魏武侯处理政事得当,大臣中没有谁能比得上他。魏武侯退朝后面带喜色,吴起上前对他说:“有人曾把楚庄王的话告诉过您吗?”魏武侯问:“楚庄王是怎么说的?”吴起回答说:“楚庄王处理政事得当,大臣中没有谁能比得上他,退朝后他面带忧色。申公巫臣上前询问其原因,楚庄王说:‘我处理政事得当,大臣中没有谁能比得上我,我深感忧虑。忧虑的原因就在仲虺的话中,他说过:“诸侯中能得到师傅的可称王得天下,得到朋友的可称霸诸侯,得到提出疑问的人的能够保全国家,自行谋划而没有谁能比得上的会灭亡。”现在凭我这样的本事,大臣中没有谁能比得上我,我的国家将要灭亡了!因此我深感忧虑。’楚庄王因此而忧虑,而您却因此而高兴。”魏武侯后退了几步,拱手向吴起拜了两次说:“是上天派先生来挽救寡人的过错啊。”

一次,魏武侯和大臣们乘船在西河上游玩,魏武侯赞叹道:“河山这样的险峻,边防难道不是很坚固吗!”大臣王错在旁,说:“这就是晋国强大的原因。如果再修明政治,那么我们魏国称霸天下的条件就具备了。”吴起回答说:“我们国君的话,是危国之道啊;可是你又来附和,这就更加危险了。”武侯很气愤地说:“你这话是什么道理?”吴起回答说:“河山的险是不能依靠的,霸业从不在河山险要处产生。过去三苗居住的地方,左有彭蠡湖,右有洞庭湖,岐山居北面,衡山处南面。虽然有这些天险倚仗,可是政事治理不好,结果被大禹放逐。夏桀的国家,左面是天门山的北麓,右边是天溪山的南边,庐山和峄山在二山北部,伊水、洛水流经它的南面。有这样的天险,但是没有治理好国政,结果被商汤讨伐。殷纣的国家,左边有孟门山,右边有漳水和滏水,前有黄河环绕,后有太行遮蔽。虽有这样险阻的地势,然而国家治理不好,遭到周武王的讨伐。而且国君曾亲自和我一道迫使敌方的城邑投降,敌人的城墙并非不高,人民并非不多啊,可是我们能够兼并他们,就是因为他们政治腐败的缘故。由此看来,靠着地形险峻,怎么能成就霸业呢?”武侯说:“好啊。我今天终于听到圣人之言了!西河的政务,就全托付给你了。”

田文论相

吴起做西河守,取得了很高的声望。魏武侯时,魏国设置国相,任命田文做国相。吴起很不高兴,对田文说:“请让我与您比一比功劳,可以吗?”田文说:“可以。”吴起说:“统率三军,让士兵乐意为国效死力,敌国不敢图谋魏国,您比我吴起如何?”田文说:“不如您。”吴起说:“管理文武百官,让百姓亲附,充实府库的储备,您比我吴起如何?”田文说:“不如您。”吴起说:“拒守西河而秦国的军队不敢向东侵犯,韩国、赵国服从归顺,您比我吴起如何?”田文说:“不如您。”吴起说:“这几方面您都不如我,可是您的职位却在我之上,是什么道理呢?”田文说:“国君年少,国人疑虑,大臣不亲附,百姓不信任,正处在这时,是把政事托付给您呢?还是应当托付给我?”吴起沉默许久,然后说:“应该托付给您啊。”田文说:“这便是我地位居于您之上的原因。”吴起这才自知不如田文。

吴起攻亭

吴起担任西河郡守期间,秦国有个岗亭靠近魏国境内。这个岗亭会对魏国的种田人造成很大危害,但是又不值得征调部队攻打它。于是吴起就在北门外放了一根车辕,然后下令说:“谁能把车辕搬到南门外,就赏赐他上等田地、上等住宅。”起初没有人去搬它,最终有个人把车辕搬到南门,吴起立即按照命令行赏。不久吴起又在东门外放了一石红豆,下令说:“谁能把红豆搬到西门,赏赐如前。”百姓们都争抢去搬。最后吴起下令道:“明天要攻打岗亭,能冲锋陷阵的,就任命他做大夫,赏赐上等田地和住宅。”百姓们争先恐后参战,一个早上就把岗亭攻占了。

吴起守信

吴起出门遇见一位老朋友,便邀请他来家里用餐。这位老朋友让吴起先回家等他,说他过一会就去。吴起说:“那我等您来了再吃。”这人到黄昏都没有来,吴起也不吃饭,就等着他。第二天早上,吴起派人去请这位老朋友。直到这位老朋友来了,吴起才和他一起吃饭。

吴起出妻

据《韩非子》记载,吴起让他妻子织一条丝带,结果长度比他要求的短了一些。吴起让她去改一下,他妻子答应了。等到织好了又量了量,还是不符合吴起的要求。吴起非常生气,他妻子回答说:“我开始织的时候就把线定好了,不能再改了。”吴起于是休掉了妻子。吴起的妻子向她哥哥求助,她哥哥说:“吴起是制定法令的人,他制定法令,是想为大国建立功业。他的法令必须先要在自己的妻子身上兑现,然后才能推行下去,你不要指望再回去了。”吴起妻子的弟弟后来被卫国国君重用,想凭着自己的身份去求吴起与其姐复婚。吴起没有答应,反而离开了卫国。

这个故事还有一种说法:吴起把织好的丝带拿给他妻子看后让她织条一模一样的,等到丝带织成后一经比较,新织的那条特别好。吴起说:“让你织条丝带,要求像那条一样。这条织得特别好,是什么原因?”他妻子说:“用的材料是一样的,只是我多下了些工夫,所以织的更好。”吴起说:“这不是我的吩咐。”于是让妻子穿好衣服,把她休回了娘家。她的父亲前去求情,吴起说:“我在家从来不说空话。”

人际关系

亲属

  • 妻子:名不详,齐国人。后被吴起杀死(一说为其所休)。

老师

  • 曾申,曾参第二子。
  • 子夏,“孔门七十二贤”和“孔门十哲”之一。

后世纪念

吴起县

吴起县位于陕西省延安市西北部,西北邻定边县,东南接志丹县,东北邻靖边县,西南邻甘肃省华池县。清嘉庆二十四年(1819年),清朝在靖边县首次设立吴起镇。相传吴起曾在此驻兵戍边,故为纪念吴起而命名。1935年10月19日,毛泽东率领中央红军与陕北红军在此会师,结束长征。1942年,设立吴起县,后改名吴旗县。2005年10月19日,正式更名为吴起县,属延安市管辖。

吴起县境内建有吴起广场,广场中心树立有吴起雕像。

起台镇

起台镇位于河南省商丘市柘城县境内,相传吴起率兵东征讨伐齐国,曾在此地筑高台点将练兵。两军交战在即时吴起忽闻老母病故,悲痛万分。但吴起以国家为重,率兵出战大获全胜。后人为纪念吴起在此筑寺祭祀,名为“吴起台寺”,简称“起台寺”,起台镇由此得名。因历史的原因,起台寺未能完整保留。清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起台寺被重建,并在此立碑,现该碑仍树立在起台镇。

史料索引

  • 《史记》卷65《孙子吴起列传》
--
本文转自百度百科,如有侵权,请联系(service@soogu.ren)删除!

趣多网

随机人物

热门人物
  • 铁木真

    成吉思汗铁木真

    成吉思汗孛儿只斤·铁木真(1162年—1227年8月25日)……

  • 蚩尤

    蚩尤

    蚩尤,传说中制造兵器的人,又传为主兵之神 ,与黄帝、炎帝并称……

  • 鲁迅

    鲁迅

    鲁迅(1881年9月25日—1936年10月19日),原名周……

  • 苻坚

    前秦世祖苻坚

    苻坚(338年~385年10月16日),字永固,小字文玉,略……

  • 宋濂

    宋濂

    宋濂(1310年11月4日—1381年6月20日),初名寿,……

Copyright © Soguren.com鲁ICP备2022001862号-2

Top